“克洛德·加西亚。很高兴为您服务,苏先生。”

“苏先生,这位是天养。”

老者以很正宗的华夏语自我介绍,礼仪却透着苏辰从电视上看到的欧洲贵族范儿。

至于那天养,当老者介绍到他的时候 ,他勉强笑了笑摘下了茶色眼镜,很牵强的笑容,凶狠的眼神。

郭永盛很平静,系统的干预,忠心耿耿的技能,让他得到这一项任务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意外,与克洛德的对接工作只用了一晚上就完成,那位已故老先生提前安排好了一切,所有的细枝末节都处理好了,克洛德才出现在他的面前。

只有苏辰知道 ,系统奖励,没有麻烦,处理干干净净,就像是一款游戏 ,给你一个特殊的存档 ,前面该给你弄满的装备和技能,都完美处理好,后面如何玩,那是玩家的事情。

“伯德·加西亚,老先生应该算是你的姑爷爷,大半个世纪之前,你爷爷的妹妹出生就因为时代原因养不活送人,辗转与加西亚先生结识,跟随丈夫前往了欧洲……”

苏辰根本就没当回事,资料也看过。

里面是以上帝视角描述的整个关系,爷爷小,战争年代,家里吃不饱,女孩子就更不值钱 ,送人遗弃都是常事 。十几年穷苦生涯颠沛流离最终落入风尘,与老伯德认识后 ,随着他前往欧洲。

前几年,当年婴儿时收养女孩的家庭找到了她,当时也只养了几年就给卖了出去,彼此之间的感情也没有那么深,老人在时还有一些联系,不在了,也就断了联系,伯德夫妇只馈赠了一些财物。家里的晚辈整理老人遗物时,找到了一张纸条,证明了姑奶奶身份。

整个资料里描述的就是一个故事,还不能百分百的推敲,有漏洞,但这不重要,系统会搞定一切。确认了这边苏家的身份之后,姑奶奶本意要认亲,一场急病直接带走了她的生命,临走前,跟丈夫老伯德留下遗愿,如若以后有机会,可以馈赠一部分的财富给她的血亲家人。

两位老人一生没有孩子,老伯德的家人又都在战火中全部丧命。

这些东西,苏辰都不需要去纠结,系统会安排好一切,资料里有一定的解释,光是这份财产的继承,是从半年多以前开始运作的,那时,老伯德先生已经过世。

之前的系统奖励股份,是影像记忆覆盖,等于是一小段的编程故事,进入到特定的环境之中,影响这环境中的所有人。这一次的奖励,更高端一些,不再是看电影,而是参与其中作为主演完成这一小段故事的结尾。

看过资料苏辰就明白了 ,自己现实可以露脸了,面对身边这些人对他的突然起家,也有了一定的说辞借口,这等于是让他可以拥有一个身份站在台前。

有系统在 ,没有人会对老伯德的这一份特殊遗嘱产生质疑,他认定的唯有苏辰才是唯一继承人,至于苏大龙这一辈、苏铁牛这一辈一大群人,在血缘关系上他们跟苏辰一样 ,可在老伯德的眼中(系统的眼中),他就是唯一继承人。

几年前开始归拢手里的生意,完成之时,也是老伯德先生闭眼之时,他没有想要见一见妻子的亲人 ,在旁人眼中他们夫妻俩只是找了一个觉得靠谱的人作为继承人,继承他们的财富。

克洛德·加西亚。

是老伯德回到欧洲开始创业的时候,收养的一个孤儿,从三岁开始跟着老伯德,至今过去了五十四年。

在老伯德夫妇的身边 ,还有一些人,这几年慢慢也都遣散,能够留下一份香火情分的,资料也都在克洛德的手里保存着,最终,老伯德(系统)只给苏辰留下了两个人。

一个克洛德 ,一个就是太裔的天养,也是孤儿,是曾经克洛德为老伯德训练一批家族产业安保力量剩下来的唯一一个。

这一次系统没有忠心耿耿技能,但在苏辰的眼中,这两位需要被自己接收的人,按照游戏里的说法,忠诚值也接近满分,只不过对比郭永盛永远恒定忠诚100的属性,他们的忠诚值是会有浮动的,这取决于苏辰与他们之间的相处。

对克洛德,你是否尊重,是否信任,是否重用乃至是否愿意给他养老,都会让他的忠诚值有所变化 。

对天养,那就是恩情,能在几批次的人里面,留下这么一个,资料里提供的数据跟苏辰想的一样,重恩情,那天养的忠诚就会保持甚至在长时间相处之中提升。

亿元大奖,给予奖励绝对是逆天级别的,也是开启了苏辰从网络走到现实的大门,如何走,用多长时间走,走出来之后如何发展,接下来的一切全由你来操控 。

苏辰最重视的就是股份 ,之后就是这两个人,再往下,才是一些实体的东西。

在辰盛律师事务所,苏辰看到了小心翼翼站在门口等着郭永盛回来的张恒,四目相对 ,张恒愣住了,苏辰冲着他笑了笑,率先走进了郭永盛的办公室。

郭永盛 、克洛德和天养,紧随其后。

“我去,什么情况?”张恒眼珠乱转,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根本没心思工作 ,一直偷瞄不远处郭律师的办公室。

办公室内。

郭永盛和克洛德同时给苏辰介绍,以郭永盛为主,克洛德为辅。

“欧祛雅的股份,你只需要签字就可以了,该处理的都处理好了,为了安抚大股东,承诺短期内不会出售股份,作为补偿,苏先生将会成为新的董事会成员。”

1.13%的的股份,少是肯定不少,但要想在那样的公司里发出声音,基本没可能,这个董事的身份,更多是象征意义,代表着老伯德曾经与贝古家族之间的友谊。

提前几年运作,提前半年多展开,到今天再有郭永盛的对接,苏辰安稳的坐在那里 ,拿着笔签字就可以 。

从一百万 ,到五百万,从拥有第一个家乡企业的股份到做地方支柱产业的房地产项目。

一个忠心耿耿拥有郭永盛,一个亲戚连枝结交了省城顾家。

一个律所的潜在身份提升,一家蒸蒸日上制药产业的股东身份 。

虽说只有三个多月的时间 ,苏辰却完成了一步一步向上的过程,步子没有迈的很大,也就不存在扯到蛋的尴尬发生 ,尽管还没有完全展开的适应各个阶段所拥有的财富,至少也懂得了从花几万块到几十万再到几百万的滋味是什么样的 。

差的,就是底蕴了。

比起那些从小到大在相对应环境里成长的人,苏辰当然不懂红酒不同的好在哪里,不懂公司运营的方方面面,也不懂什么是富贵享受什么是暴发户行为,他现在就像是八九十年代那一批煤老板一样,或许还不如那些人,成长速度太快,生活里相对应的所谓匹配形象,还没有。

而所谓的底蕴这些东西,恰恰是苏辰不太在意的,如果跟一个人一起喝酒,他不懂红酒 ,不会觉得尴尬,更不会妄自菲薄,这一点到是他骨子里带来的特质,我不懂就不懂呗,想学就学,不想学就不懂了也不会影响我的生活。

你们所言的融入圈子之类的,我会在意,但不会十分在意,我努力将智力和想法开发到网络上去‘网络照进现实’,系统会给予我更多 ,学习的机会也就更多,真到了我需要俯视你们的时候,我懂不懂红酒又如何?不懂西餐礼仪又如何?你们会对我所有看似失态的行为视而不见,或是干脆为我鼓掌,苏先生你真是与众不同。

现在 ,我依旧不懂房地产,我会怕章嘉杰在里面动歪心思吗 ?

当初超市那边合作伙伴周良的小舅子马绍禄管理超市,当时是铁牛哥彪悍的形象和隐约省城的背景,让其身上那点江湖草莽气息,没有在自己身上施展一二,你问他,现在还敢吗?

比饭店那边的苗大成还要客气,见面苏总苏总,端茶倒水点烟 。

苏辰开车从家里到机场,包括昨晚的失眠 ,想了很多很多,曾经他告诉自己,别去太过纠结生活,要学会放开,现在他在努力做着,除了事关系统这方面枝枝叶叶部分,其它生活里都以‘广角’看生活看世界,没有那么多的胜负心。

所有始终在耗损心力的自我苦想,都放在系统这方面,在这方面他保留了之前生活的态度,多想想多看看轻易别动,谋定而后动。其它方面,莽点也就莽点了。

签字完成,克洛德要领苏辰去接收别的财产。

压了压手,苏辰盯着两人看了一会儿,给克洛德点了一支烟,天养则直接拒绝:“烟酒不沾,影响身体反应。”他的华夏语就多了很浓重的口音,一听就像是外国人说的华夏语。

“我出去安排一下。”郭永盛主动提出离开办公室。

苏辰不需要担心郭永盛会否起什么心思,不过他到是对克洛德解释了一下:“我这个人其实挺多疑的,但也挺容易相信人的,老郭这里我完全信任他 ,或许作为一个成功人士,这或许是不该有的品质,可我不是……”

PS:感谢十个逗比到处跑打赏的盟主!会有加更。

PS2:感谢孤星望月、wai3181、andy陈、独步天下、一炮无情、梦想多可笑、我划船从来不用桨的打赏!

相关阅读More+

仙侠大混乱

霜雪明

重启诸天

古召

月下欢

紫夏沐

原始社会之天神下凡

民间左道

至尊血修

不慎不喜

你好腹黑男神

夏娃德里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