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洁擦着手从厨房走出来,唏嘘道:“小辰 ,我和你老姨夫好些年没在这边,也不知道哪里地方算好的,你认识人多,给老姨参谋参谋。”

苏辰哑然失笑:“老姨,你和我老姨夫就在小区外围门市选一个好了,一楼做生意,二楼你们一家三口住。”

杨敏也关心的从厨房探出头:“儿子 ,我可听说前面门市的租金不便宜。”

苏辰则心思没在这上面,小事而已。他突然想到了别墅那边的东西添置,正好,合适的人选来了,随口应道:“会有优惠的,地方随便挑。老姨,这几天你陪我妈逛一逛,买点东西,我找人拉你们再到省城去转一转……”

他不知道怎么开口,觉得怎么说都不如现场去看一看。

别墅区在小区的内侧僻静处,走路过去只当是散步了。

‘震惊’这样东西,有了第一次之后,也就没什么了,当苏辰已经开始考虑重新回到燕京的事情后,家里面之前还担心父母一时无法接受的生活巨变,也就变得挺小儿科。

“你说什么!这是你买的?”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满眼的不可置信,刚刚入住的大房子,已经是苏杨两家在居住层面的翘楚,要不说苏大龙最近腰杆子硬呢,儿子不仅争气还孝顺,给父母买大房子不说,还让父亲去管理饭店,看看老九现在,出门有点啥事,车接车送,抽好烟喝好酒身上也穿得都是名牌。

杨洁和薛强夫妇,回来是为了孩子上学有个好的教育环境 ,比起他们所在的地方,县城这边的教育水准是相当不错的。想法始终没有变化,现在多了几分底气和依仗,在县城,不再是‘无依无靠’ ,不再需要全都凭借双手打拼 ,自己的外甥现在能耐大了,回来肯定要指望一二。

杨月这两个月过得非常舒坦,工作顺心,还能免费跟人家学习财务的相关知识,也打算自己去考个会计师证,刚毕业哪会儿的迷茫和烦恼都没有了,这段时间连那两位老板过来看到自己都和颜悦色,因何?她也不傻,对大姑家的哥哥,更多了几分仰慕崇拜和感激。

薛凯明是直接跑进了大别墅,其他五个人,都觉得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不太像是真的,苏辰是有出息了,可这出息的似乎有点太大了,大到完全超出了他们对于‘苏辰有多大能耐’的期待值上限。

“老姨,你陪我妈挑一挑 ,喜欢什么买一些进来,大件就不用管了 ,我让装修公司搭配现有的装修风格来添置,这零七八碎的东西,我妈自己一个人也不愿意逛街,有你陪着,能做个伴儿。”

“好嘞,没问题。”杨洁可不傻,现在自己大姐家,可是一棵好乘凉的大树,咱不是蛀虫 ,只想着借点光,有自己外甥在,那回县城重新开店重新安家落户,不再是压在杨洁心头的烦心事,一个眼神扔给丈夫,还犹豫什么,直接回来。

“儿子,这是你买的?”苏大龙吞咽了一下口水 ,儿子递过来的烟点燃了又赶紧走到门口掐灭,对自己刚才直接穿鞋进入别墅内的行为,深感不安,没给踩脏了吧。

“我妈不是总说等他儿子给买大别墅才来街里住吗?这回怎么样?妈这回有专门的棋牌室 ,就在地下,咱自己家,不用担心声音大声音小影响到邻居,这里,跟农村一样,你随便多大声音都没问题。”苏辰搂着母亲的肩膀,将愣神的杨敏给晃醒,不用怀疑 ,这都是真的 ,您儿子现在能给你任何想要的东西,小时候您认为是吹嘘哄你开心的话语,从现在开始一件件给你实现。

还需要问门市的事情吗?还需要担心来到县城没办法快速立足吗?薛强接收到了妻子飘过来的眼神 ,一切都不是问题了,能买这么大别墅的外甥,自家那点事,还不是手拿把掐的小事。

现在的苏大龙和杨敏夫妇,已经完全自动省略了去问儿子因何会有如此大成就的心思 ,一桩桩一件件 ,他们发现自己不是忽略了,也不是不担心了,是很长时间之前就该问,结果没问,现在是完完全全的习惯成自然了。

当天晚上对于苏大龙夫妇而言,是如同做梦的一个夜晚。

苏辰喜欢看到满脸惊讶的父母,不是惊吓而来的惊讶,是惊喜而来的惊讶。他曾经觉得自己拥有全世界最好最开明的父母,从小到大尽管生长在农村却从未让自己吃一点苦,自己一直是在幸福的家庭氛围中成长,没有大富大贵,父母却尽其所能的给予自己,曾经觉得如果自己未来成家立业能够不去掏父母的老本就是孝顺,那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他尽数想要与父母去分享,让他们跟自己一样,去享受这遭无数人唾弃却又被无数人心爱的物质 。

对于自己现在的生活,苏辰也无比满意。

现在这样他觉得太舒服了,想要享受男女二人世界的时候 ,有关月,有石雨柔,但又不会天天黏糊在一起 ,自己喜欢的独处空间可以完全随着自己心愿去拥有。

小小的公寓,承载了他对生活之美好的很多很多回忆,尽管住的时间很短,却已经拥有了很深厚的感情 。

切开一个黄瓤的西瓜,准备一盒精品的柿子饼,再洗一盆透着暗红色光泽的车厘子。

舒舒服服的往沙发里一靠,电视打开体育频道一放 ,手机拿出来,夜幕下的生活宣告开始。

偶尔有女孩在的夜晚,生活的方式跟现在完全两样。

可以肆无忌惮的死宅,也可以放纵一切的潇洒玩乐,无需为五斗米折腰,无需为那散碎银两去捱着苦等着。

什么是顶级咖啡他不知道,但知道冲泡出来的咖啡确实比速溶咖啡好喝。

几千块钱一两的茶叶和几百块钱一斤的茶叶差别多大说不出所以然来,但却能够感受到扑鼻的香味和入口后的回味。

刚刚准备的水果,一小盆车厘子就要百十来块,一个黄瓤的小西瓜四十多,一盒精品柿子饼三十多。

苏辰知道自己幸福快乐的源泉在哪,每一次跟父母见面,每一次给他们惊喜,每一次从他们的身边回来,对生活改变所带来的快乐,都能翻数倍的沉浸体验到 ,哪怕只是一支烟的改变,以前的塔山不倒是因为兜里拮据 ,现在高档香烟换着抽只为寻找到更舒适的口感 。

生活就俩大字——舒坦。

手机内小药药发来视频,他用手机投屏的到电视上播放 ,年度才结束几天,她曾经许下的承诺就兑现了。

完全仿造克里斯汀的那个MV,没有那么狂放的选择加油站抽烟,也没有飞车追逐 ,但整体场景却绝对是专业级别的。

这一次,大批量的粉丝可以暂停定格也去找一找某个瞬间,是否有‘露’出来的画面。

苏辰则是欣赏小药药展现出来的感觉,两人视频版本的这段舞蹈,那都不用暂停,也不用瞪大了眼睛去寻找 ,好几处都是直接清清楚楚看得到。

对视频他不会录制也不会截屏。

对一些小药药乃至喜儿发过来的图片他也不会保存收藏,这点作为一个男人基本的素质还是有的。

不过眼前这个版本,没有对主人公有任何可伤害的概率,是可以当做一个很有美感的短视频保留下来的。

“很漂亮。”苏辰留言,那边小药药秒回:“年度盛典,你来吗?”

“你不是不希望我们现实见面吗?”

“那你来了,我肯定是要请你吃饭的,没有大餐,但一定是羊城最地道的小吃。”

苏辰没再回复,注意力被吸引到了别的地方。

大学寝室六人群。

“我去,哥几个,霸世传奇太过瘾了,有时间一定要来玩。”老六范东升发了一条语音。

“昨天晚上世纪大战,都是消费几千万的选手,打了整整一夜,我们狂族可惜了 ,没办法 ,对面的‘馅饼神豪’真的太有钱了。”很显然,老大邱子豪和老六是一起在玩游戏,两人将他们的情绪扩散到群里来 ,意思很明显,哥几个,再不去玩,以后可不一定会有怀念青春的机会了。

“太背了,项链爆了 ,我还跟着骂了半天,结果刚才去练级,碰到馅饼家族的,这帮狗擦的,上来就打我,害得我死了一次,衣服爆了。”

范东升的话让苏辰很是哭笑不得,这最宽泛的网络上有着最近的距离,却是我们彼此之间是敌对的。

“狂族我知道,很厉害的一个游戏公会,怎么,在你们玩的游戏里被揍了 ?”老四宋贺发来语音,依旧是那透着疲惫的声音,九九六的IT男,在大城市绝对是伤不起的,最喜欢的游戏生活也只能是疲惫的随意应付几句,不敢真的去追忆一下青春。

时间啊。

老大和老六的怨气似乎很足,苏辰听了一会儿算是听明白了,这两位纯粹是替古人担忧的选手,你要说你们俩是狂族的一员,哪怕是外围的普通游戏玩家 ,这么激动也行。

他们俩,只是慕名而来想要在大树下好乘凉得玩家。

苏辰按着语音,先咳嗽了一声:“咳咳,我跟馅饼大佬混的……”

PS:感谢天祁321、羽情殇的万赏!感谢乱心520、君子孖射、宅书、一杯孤独饮下肚 、书友7136的打赏!

相关阅读More+

太子殿下总想嫁给我

半城

重生年代福宝妻

小工匠

重生之不是冤家不聚首

再生之蛇

都市升级系统

虚幻的梦

邪少毒宠二手妻

趁疯

最春风

钟不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