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跟夏甜在一起,苏辰都会忍不住想要故意去逗她,故意去气她。

不这样,他就觉得看不到真实模样的她,他本人也享受这样的一种相处状态。

夏甜看着一身帅气打扮的苏辰,不解的看着他,这不是以往的状态。

皮鞋 ,修身西裤 ,衬衫,很正式的打扮,夏甜觉得这样的装扮很适合苏辰也符合她对男人的审美标准,瘦,身材比例也好 ,很显身高,穿正装 ,衬衫塞在裤子里被腰带压着,将本就显长的腿 ,衬托的更长,没有小肚腩,偶尔有一些肢体动作,衬衫与肌肤贴合在一起,还能将他消瘦身材拥有的肌肉线条显露出来。

“送你上班。”

四目相对,夏甜没有拒绝,默默的穿上鞋子 ,走出房子。

半年时间,苏辰不曾踏入夏甜工作公司的办公楼半步,尽管只有零星几次过来,却每一次都选择了足够的距离,除了富守则这个男闺蜜之外,不曾有人看过如今让夏甜完全改变的人。

这是第一次。

当夏甜下车的时候,苏辰也跟着她下车,进入公司,等候电梯,面对着同公司的人,夏甜笑着打招呼,苏辰也跟着点头微笑。

在电梯中,女同事一脸探究到某种秘密的坏笑,胳膊撞了撞夏甜的胳膊,扬了扬下巴,这谁啊?

夏甜笑了笑没回应,面对外人,她永远不会缺少热络。

苏辰伸出手:“你好 ,苏辰。”

“啊,你好 ,我是甜甜的同事,芮丹。”女同事吓了一跳,不过还是瞬间反应过来,伸出手,这一次她直接以肆无忌惮的眼神打量着苏辰,很干净的一个男人,你不会单纯以外貌来衡量他是否配得上夏甜,那段感情经历所有人都知道,碰到了一个渣-男,也让公司内单身男同事和其他楼层的男人,在夏甜这段感情的空窗期,试图接近一下,公司内的女生则觉得作为护花使者的富守则最终能够成功突围。

一小段时间之后,公司内是有议论的,富守则肯定是没戏了,看看夏甜现在吃穿用度 ,她终于想清楚了(破罐子破摔)了 ,趁着年轻用自己的青春美貌来换取一切,女人嘛,别委屈了自己,几十万的包包随便背着,有些嫉妒心重的,直接开始给夏甜现在的男人安排各种身份和形象。

“肯定是某个大老板,不然怎么一次都不出现,指不定多大岁数了。”

“人家有那个资本,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咱们楼里哪一层的老板或是高管 ?”

“一般人是养不起,大品牌的春季新款出来,燕京都没有货呢,人家夏甜都穿在身上了,随便一身都要十万八万,你们算过没有,她这段时间换了多少个包包了。”

苏辰送夏甜到公司前台,微笑着挥手跟她告别,这一幕,公司很多人都看到了,而富守则更是看得真切,还与苏辰打了招呼 :“你好,苏先生 。”

“你好 ,富先生,好久不见。”

苏辰离开了,茶水间内,很多人围着富守则去打听,看着远处在工位已经坐下来打开电脑准备工作的夏甜,富守则觉得或许一个新男朋友的出现,总好过什么老头子之类的传闻 ,以前是夏甜不想说,今天不一样了 ,她让苏辰到公司来送她了。

想到今天一早浏览新闻时看到的信息,富守则露出一抹掩盖住内心苦涩的笑容:“国内福布斯富豪榜刚刚更新,前五十内搜索,苏辰。”

苏辰也是被克洛德通知,才知道自己被收录到新一期的福布斯,位列第三十名,给他核算出来的财富总值,920亿 ,力压曾经豪言我交朋友都没有我有钱的小王之爹老王。克洛德告诉苏辰 ,这里面不够准确,欧祛雅第二份5%的股份,并没有记录其中,不然苏辰可以位列前二十。

在夏甜的公司 ,不到半个小时就传遍了 ,内地福布斯富豪榜第三十名,青桂园/欧祛雅/亿罗酒业/恒璟药业,同时四个财富来源按照顺序排列,这够吓人了,有人在搜索引擎搜索苏辰,尽管只有一张照片,却已经让所有人都对号入座,本就是苏辰一张近照,跟刚刚在公司前台见到的人,无需猜疑 ,就是一个人。

二十九岁。

这样一个年纪,更像是重磅炸弹一样 ,轰炸所有人的认知天花板。

青桂园股东、欧祛雅股东、亿罗酒业股东、恒璟药业股东,在这份名单之后,还有一个辰盛律师事务所的创始人。

花痴现在可以直接宣告原地爆炸了。

那些羡慕嫉妒恨甚至内心还有些许不服的人,可以掩面离开了,有的比吗?根本没得比。

尽管苏辰的资料不多,还是有他的老家信息 ,还有能够查到的履历,有人事部的男员工,之前专门看过夏甜的资料,想要了解这个女人更多一些,记住了她的一些信息,以便于等待时机看看自己是否能有机会。

“他们是一个高中的?”

富守则意味深长的看了对方一眼:“高中同学,同班同学。”

哇!

现场更是一堆不知道该用什么情绪表达自己想法的人,夏甜的美貌和身材,成功俘获一个年轻才俊,只能感叹人家的境遇,条件方面是不差的,真要把夏甜跟女明星放在一起,孰高孰低,还真的要看怎么比较。。

现在多了一个条件,跟青梅竹马虽说不搭,高中同班同学这一命题 ,杀伤力也太大了,这等于什么,比公开恋情还要更靠谱,一瞬间,什么几十万的包包,什么一套十万八万的衣服,什么限量版,什么当季新款,这些还值得聊一聊吗?真要与这样一位超级大富豪在一起,这些还是事吗?

“人和人真不能比。”

再多的言语,不知道说什么了,降维打击的杀伤力太强了,自诩精英的一群人突然发现自己什么也不是了,在亲友面前还显得很有面子的工作,现在所有的优越感都已经没有了。

夏甜面对非议 ,早已习惯了,只是当下不再是非议,是毫不掩饰的羡慕和一丢丢巴结的目光,以往在自己面前还去展示优越感的同事 ,如今也都不会吝啬一份笑容。

芮丹跟着夏甜进入茶水间,脸上来自于女人八卦的亢奋毫不掩饰:“甜甜,此苏真是彼苏?”

夏甜点点头:“我跟他只是朋友。”

芮丹脸色骤变 ,连忙拦住她不让她继续说:“甜甜,别人问你可别这么说,不然满公司指不定传成什么样呢 。”

夏甜无所谓的笑了笑:“当着我爸妈的面,我也是这么回答的 。”

芮丹瞠目结舌 :“见家长了?”

夏甜无奈的笑了笑,人的脑补能力是最为强大的:“我们本就是一个地方的,还是高中同学,他爸妈和我爸妈都认识……”

芮丹挽住她的手臂 ,带着几分哀求和撒娇道:“甜甜,中午我请你吃大餐,好不好?你得跟我好好聊聊你们两个的事情,好不好 ?”

夏甜看着在公司唯一的朋友 ,虽没有成为闺蜜,之前从崔东到后期自己身上的变化,对方几次好心的提醒,早已在她心里留下了好人品的认知,最近这段时间走动的多一些,关系也更近了一些。

“你会失望的。”

“不不不,不会的,你跟我聊聊这位苏先生呗,他怎么是那么多公司的股东……”

夏甜苦笑一下,看来人的好奇心,还真的更愿意集中在财富上。

………………

“儿子,你电话号没几个人知道吧,让克洛德和天养帮你接电话,你要换了新的电话号码,提前跟我和你妈说一声。你别担心我和你妈 ,我们俩没几个人认识,电话也都是身边人知道,对于你富贵一事,大家也早都知道了,不打紧 ,这两天不出去了,家里这边没事,有章总在呢。你可别回来,你回来事就多了。”

苏辰给父亲打电话 ,先被对方叮嘱。

苏辰嗯了一声:“行,爸 ,我知道了 ,你跟家里人说一声吧 ,这一次恒璟药业去占地,隆兴村在规划范围之内,我跟章总和铁牛哥都说了,所有范围内的村庄,先签合同,补偿标准合理之上 ,告诉外面的人,这是我给自己家亲戚的福利;告诉家里人,谁想贪心不足,恒璟药业在县城的选址 ,随时会更换地点 。”

苏大龙哈哈大笑:“妥了儿子,这就没问题了。”

消息的流通速度,真心不以浏览新闻的速度来决定,老大邱子豪代表哥几个给苏辰打了一个电话,他们哥五个 ,有三个人的电话号被学校找到了,分别联系了他们,目的就一个,想要知道苏辰的联系方式,希望可以与可能这所学校建校以来最牛的一位校友联系一下。

郝佳佳 、张恒包括夏甜,乃至那位让苏辰给拾掇了的体育委员聂哲,家乡高中想要拿到学生的联系方式更容易一些,联系不到学生,一部分的学生家长电话号码没有变化。

辗转,目的就一个,希望可以拿到苏辰的联系方式 。

郝佳佳直接被请到了学校 ,就这一上午的时间,在家乡高中的荣誉室内 ,知名校友的布告栏内,第一位就是苏辰,还是网络搜索引擎内的照片彩印出来,他也从当年一个小透明的学生 ,立时成为了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学生。

相关阅读More+

末世之重生女配白安楚

凤玖

商场风云,冰冷女王复仇记

闫革

诸天狐妖大掠夺

乐斯斯

娱乐圈之球王的逆袭

飞翔的冬瓜

死亡拼车群

庚辰

鬼差大人请娶我

无奈的扑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