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燕京火车站。

岳森和石芬脚步匆匆的下车,眼神中的焦急之色完全不加以掩饰。

在他们身后 ,牛美芳抱着儿子早已抵不住困意睡着的岳宁 ,也是一样的行色匆匆。

“爸妈 ,这呢?”岳子龙在出站口挥舞着手臂,面对着妻子和儿子的到来,他瞪着眼睛:“娘们家家的,你跟着来凑什么热度,看看给儿子困的。”

牛美芳将孩子往他怀里一放,直接用袖子去擦拭额头嘀嗒嘀嗒流淌的汗水:“我不来?我再不来,我看你都忘记了家门在哪?”

小老太太石芬瞪了他们一眼 :“少扯没用的 ,小龙,你姐夫呢?他怎么没来接我们?”

岳子龙瞪大了眼睛 :“妈,你想什么呢,你让我姐夫大半夜的跑出来接你们,别闹了。”

岳森点燃一支烟:“啥子,他不该接我们 ?”

岳子龙:“爸,你别随地吐痰和扔烟头,这是燕京,不是咱老家,这晚上还好,白天小心有人罚你款。”

石芬瞪着眼睛:“少扯淡,咋,那小子不认你姐了?”

岳子龙第一次觉得曾经在自己眼中英明无比的父母,怎么突然间变得笨了呢,亏得是半夜到,亏得是自己来接,这要是直眉楞眼的跑到姐夫面前,这不是帮倒忙吗?

“爸妈,先上车。”

午夜的燕京街头,不再是车流涌动,也终于不用感受寸步难行,岳子龙能稍显轻松的根据导航语音提示开车,能够分神跟父母和妻子嘱咐几句。

“爸妈,我可跟你们说 ,让你们来是劝我姐的,不是来让你们挑我姐夫毛病的。再说了,我姐夫有正牌女朋友,我姐现在还跑到魔都去不回来,哪还有什么机会,只有在身边才有机会。我都听说了,我姐跳槽到我姐夫有股份的公司,本来是可以留在燕京当董事长助理的,是她自己要强 ,非要跑到魔都去……”

“我姐明天回来,你们一定要劝,知道什么是劝吗?一旦我姐跟在我姐夫身边 ,过年的情景你们没忘吧,我姐夫现在弄的一个游乐场,里面一把玩具的-枪,我听说要七八万,一匹马,要三四十万。电脑买了二三百台,每台都是万元配置……”

别看老两口说话的语气硬,可一听到儿子这么说,尤其是女儿现在还不是正牌女友,马上不说话了,认真听着儿子说的话。

“小龙,你 ,你姐,是不是委屈?”

来自老太太的一句话,如若被岳子清听到,那她会觉得所有的所有一切都不再是困扰她的麻烦,甭管父母多么的贪婪,多么的偏向弟弟 ,总归还是有想到女儿,关心女儿。

岳子龙翻了翻眼皮,想了想:“不会,前段时间我姐夫去魔都 ,我姐都敢把他扔在外面不陪她,我姐夫也不生气,我就觉得他们俩是有真感情,反正不管怎么样吧 ,咱们一定要劝我姐回来 ,就在我姐夫身边,我姐能力那么强,给我姐夫当个助理或是秘书 ,我想过了,我到时候去青桂园那边学习两年,再回家乡去搞房地产开发 ,咱们那里首富是不是盖房子的,我姐夫是青桂园的大股东,在咱们那小地方青桂园一去,我用不了五年,就能成为咱们那首富 。”

怀着对未来的憧憬,福布斯富豪,距离岳家人太远,岳子龙口中的老家首富,这是实打实的目标,过去想都不敢想的,现在按照儿子的意思,几年光景就可以办得到。

转天再次见到苏辰,老两口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当他们得知女儿不是正牌女友 ,那点母凭女贵的心思立时没有了 ,他们不傻 ,知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

至于牛美芳,则完全是来看着丈夫的,说白了也是想要来燕京享福来了 ,见到苏辰,一口一个姐夫,叫的那叫一个亲,还让儿子不停的喊着姑父。这一路,老两口懂得收敛,懂得去细数女儿的好来加深印象,牛美芳就显得愚蠢了很多,几次岳子龙瞪她阻拦她,她还自以为是的往上冲。

“姐夫,我也想当主播,我看有做菜的主播,做的还没有我好呢,你到时候让那些大主播带带我,有你在我也不愁没有贡献榜单和人气……”

岳子龙最初都没有这么想过 ,戴高乐戴好了姐夫给的,或是开方子开好了姐夫赏的,那是一回事,你这开口直接管人家要钱,太想当然的拿人家当傻子了吧,还以为是过年的时候呐,能卡油卡下多少都是赚的,这是长久的饭票,能跟那时候一样吗?

苏辰是尽情的看着这一家人表演,并没有太多厌烦,还觉得他们挺真实挺有趣的,换位思考,如果是当初的自己碰到类似的机会会是什么表现?可能会做的好一点,但实惠一定不会比他们得到的多。

这一次岳子龙选择了直接呵斥妻子:“滚一边去,好好带好小宁,别的事少插嘴,娘们家家的,懂什么。”

岳森和石芬也是一样的表情,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儿媳妇蠢的像头猪,直播能得到几个钱,只要小龙到了青桂园,以后当个首富,那多好。

机场接到岳子清之后,苏辰就开始了他的表演,五星级酒店,高档餐厅,高档商场 ,也让他们一家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天价的水果,更让他们知道了什么是有钱人的生活。

牛美芳穿上一个几万块的一双鞋子。

岳宁一双儿童的旅游鞋几千块。

岳森喝到了一瓶要十几万的酒。

石芬吃到了十万块钱一顿的大餐 。

一天时间 ,包括岳子龙在内 ,都忘却了跟岳子清说话的事情,就感觉姐姐和姐夫的感情很好,甜蜜的很 ,完全不像是两地分居的样子。

“叔叔阿姨,我觉得不能让子龙在这边继续待下去了,你看看他又胖了二十几斤……”

晚上在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内,苏辰开口的第一句话,让这一天来每人都得到了满满一行李箱礼物的岳家人,一个个从美梦中惊醒,盯着苏辰,似乎他下一秒要是说出什么让他们觉得晴天霹雳的话来 ,他们都能把他活-剥-生-吞-了。

“姐夫……”岳子龙蹭的一下站起身,满脸的委屈和倔强,不开口都知道他要说什么:“我肯定不回去。”

家里哪有这里好,在这能够进行洗澡大业,能够享受很多东西 ,回家还享受个屁 ,现在他看妻子,要不是有儿子在,上看下看怎么看都不顺眼,刚刚去看晚上住的房间,妻子那一挑眉曾经觉得勾魂的一眼,现在看起来,完全没有食欲。

“听苏辰说完。”岳子清知道这是苏辰要放大招的节奏。

“我不听,我跟焦阳五哥的配合很好,我们俩还要直播带货呢?”岳子龙一挺身子,完全是一副无论如何我都不回去的模样。

牛美芳早就有所怀疑,丈夫没提到青桂园的事情,她觉得自己上当了,旋即开始闹。

“岳子龙你个没良心的,你就是在这边有人了,不愿意回去 。”

“还骗我说要到青桂园去 ,姐夫根本没说青桂园的事,你就是外面有人了。”

“姐,你要给我做主啊。”

刚开始,岳子龙和他父母还觉得这女人不懂事,现在是什么时候 ,什么是最重要的你心里没有数吗?这时候闹什么闹。

岳子龙都要抡起大巴掌了,听牛美芳这一哭一闹一喊,他还不动了,无知胡闹挺好,无形之中还给自己助攻了,自己没办法提的青桂园一事,通过她给说了出来 ,现在看姐夫如何表态了,要不然就这么闹下去,我姐肯定受不了 ,这枕边风一吹 ,对姐夫而言是很小很小的小事,打声招呼就办了 。

岳子清面无表情,这已经是她习惯的家庭常态,一旦她有任何情绪上的变化,都会被家里人捕捉到,有时候她就在想 ,自己绝对上辈子是欠他们的,不然在外人面前并没有表现出如何精明的家人,偏偏能够稳稳的拿捏自己,对自己心性的把握,比心理医生都要拿捏的准,各种招数都能运用到自己无可抵抗的节点上。

提到青桂园,没有出乎苏辰的意料之外,这岳子龙平时还可以,一旦喝了酒,那绝对是大嘴巴,没少在焦阳等人面前念叨着,我姐夫如何如何 ?我将来要如何如何?

他准备好了杀手锏,看到牛美芳闹起来,这杀手锏应该更有效了。

“咳咳。”

他一咳嗽,牛美芳不哭闹了,现场安静了。

“我是这样觉得,年轻人还是要干点事情,但小宁这孩子还小,按说接到燕京来也不是不行……”

岳子龙连连给苏辰使眼色,姐夫 ,你是我亲姐夫。

牛美芳眼睛一亮,这大都市,我要来了 。

“不过呢,子清跟我在外面忙,家里叔叔阿姨年纪也大了,需要人照顾,我的建议你们还是回老家 ,目前乐乐直营方面我看粮油产品挺齐全 ,这子龙懂是怎么回事 ,我每个月从直营里给你们购五十万价值的粮油产品,你们回家开个粮油商店去卖,价格比市场价稍微低一点就可以,卖多少钱都是你们的……”

相关阅读More+

道法有术

难漾

许你余生尽安然

流不易

黑城堡里的月光女孩儿

天殒青莲

盛世华庭之帝妃难当

狐不悲

重生最强商女

第九姑娘

帝师夫人

姜汁糖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