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排人去 ,继续带着他玩,保证一个电话不会给苏辰打,只要这‘玩’的水准不下降到普通人水准,哪怕没有第一天那样的万元享受,他也乐在其中,将一个蛀虫的姿态展示淋漓尽致 ,偏偏你看到他不会觉得很讨厌,还会被他一些行为给逗笑。

岳子清也无语了,她来一次燕京,将岳子龙拽到面前 ,几次三番‘教育’,打底数落一个小时,多的时候甚至长达三个小时 。

而每当这个时候 ,苏辰一定会到场,他喜欢看到岳子清突然之间跌落凡间的样子,不再是那样的包容天下,不再是润物细无声。

不管说什么,不管骂的多狠,哪怕岳子清气到不行伸手打几下 ,岳子龙也不生气,依旧故我,反正你怎么地都行,我就是不回去 ,我是个男子汉,要打拼一番属于我的事业。

每每听到这话,苏辰都是强忍着笑,他没有揭穿岳子龙,也因此在岳子龙的眼中,姐夫是好姐夫,只是这姐姐实在太婆婆妈妈,让人受不了。

岳子清也给家里打了电话 ,父母的意思很明确,年轻人这个年纪不打拼什么年纪打拼,孩子也上幼儿园了,家里有老人照应着,还准备下半年让儿媳妇牛美芳也到燕京来。

这一次不用岳子清阻拦了,岳子龙直接就来拦住了,爸妈,别胡闹 ,姐夫这里很忙,大城市的生活节奏太快,太累,你动作慢了都觉得与周围的人格格不入,让美芳在家里享福吧 ,千万别出来,我是大男人不想被别人瞧不起才来这里打拼,美芳不用来,我的媳妇儿我养着,一定让她过上好日子。

一旁的岳子清被气笑了,看着已经要忍不住的苏辰,过去贴到他耳边说:“别以为我不会对你生气,我不会发怒,但我会直接付诸于行动……”说着,背对着弟弟,做了一个咬断手指的动作,引得苏辰缩了缩身子,他相信岳子清真要狠起来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越是温柔的女人,狠起心来要人命。

最终,岳子龙到工作室报道,岳子清亲自押送,给他买了全套的铺盖,给他置办了整套的生活用品 ,明确告诉宋贺 :“这就是你的员工下属,干得好就让他留下来,干得不好赶紧撵走。”

苏辰本以为岳子龙用不了几天便会给自己打电话,结果岳子清走了,接连一个星期,一个电话没有,他给宋贺打电话才知道,这两位‘臭味相投’,能大晚上开着车到几十公里外的小县城去洗澡 ,并且乐在其中。

不需要干活儿,每天打游戏,宋贺也没有真的要求岳子龙在游戏里带来多少贡献,只当是养了一个闲人,身边多一个伴儿。

最最有趣的事情因为宋贺的一次意外拿手机录短视频发生了 ,黑胖的岳子龙和白胖的焦阳同框了。

三人去吃自助,宋贺录制的是这两位在自助餐厅的画面 ,服务员都在旁边看着 ,旁边还有客人也不吃了,拿着手机拍他们两个。

焦阳面对着手机摄像头:“子龙,我们还得加把劲,给这自助餐厅的老板上一课?”

岳子龙抬头,诧异不解的问道:“上一课,上什么课?”

焦阳笑道:“得让他知道知道,自助餐不是那么好开的。”

岳子龙一大口肉进嘴,边嚼边对着焦阳点头。

这条短视频,发到乐乐,火了,一天之内上百万点击量,评论区内列举了燕京范围内很多家的自助餐厅,呼喊两人去给老板上一课。

使得宋贺第二天赶紧带着两个人,换了一家自助餐厅,标题和开场白也换成了给餐厅的老板上一课。

苏辰到了现场 ,跟随而来的还有生吃悍将‘六哥’以及胜子团队,在他团队里正经有着几个凶残的大胃王,这帮人从奉天一路过来,得知大哥在这边有工作室,胜子和老六都拍板,我们过来这边直播,尝试一下这个话题我们集体能不能炒热。

苏辰的一人餐费,完全是浪费的,但有一个人是不会浪费的,苏天养,若不是他不太适合多出镜,在这个队伍当中,他才算得上是真正最能吃的一个。

老板接待了这所有人,不止是宋贺拿着手机,胜子的助理还有徒弟,老六也拿着手机在拍。

这些人占据了三张桌子 ,这是一家不算大的自助餐厅 ,他们硬生生将冰柜内几款肉给吃空了 ,有个窗口是烤鸭,吃多少给你切多少,老六过去,直接整只。

个头不算大的小龙虾补货,一人两个大盘子,直接扫空。

“这老板,还是太年轻啊。”

苏辰不经意间一句话 ,给整个团队制定了真正的口号,每次短视频一开,或是谁开直播,都会来一句:“来,让我们给年轻的老板上一课。”

没用苏辰刻意去捧,岳子龙和焦阳混成网红了 ,焦阳有乐乐号,不太开直播,他也不缺钱,他到是会配合宋贺那个号开直播,基本宋贺的号开直播还是拍他们两个,每一次直播结束后,宋贺都会三一三十一 ,不管多少,三人一起分。

宋贺也不是占便宜,录制,拍摄,剪辑,后期制作,包括一路的吃喝费用,都是他出。

人一多,队伍庞大了,燕京大大小小自助餐厅的噩梦来了,车子总限号 ,大队伍开启了地铁进城的路数 ,浩浩荡荡十几个人,都隶属于馅饼家族,人一多 ,直播的也多,怎么消费也出现问题,刚开始谁也不差钱去请客,时间长了总归是问题,不似宋贺他们三个都提前讲好了,这个乐乐号赚到的钱不管从哪里赚来,都是三人分。

吃的时候,都想开直播,都想录视频,有点混乱也弄得餐厅跟着乱,人家不欢迎他们不是他们能吃,开自助当然不会怕大肚汉 ,反倒希望他们多来,在网络上宣传一下,今天这家餐厅被上了一课,接下来几天生意绝对要比前几天好一些,效果经过多年餐厅印证。

最后还是苏辰在老六的直播间发话,每一场,大家录视频互相配合,直播只有一个人可以直播,那个直播的人负责全场消费买单,轮着来 ,你直播要是没得到那么多礼物赔了 ,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不一起行动,单独行动的个人或是小团队,自己去安排。

焦阳好吃,岳子龙好吃,现在能够以吃为职业,还能当网红,两人都非常高兴,慢慢也不局限于自助餐,他们两个的吃播比老六胜子团队要火一些 ,粉丝们说看他们两个吃东西香。

晚上在工作室,点烧烤吃。

中午起床,点奶茶喝。

全都是超大份额,有一次点了几百块钱的奶茶,两人一人端着一个铝盆,倒在一起,干杯,啊 ,不,是干了一盆的奶茶。

去年有一个大狼狗麻少,凭借着短视频火了,在馅饼家族内部沉淀了一段时间,短视频没有以前拍的频率高,依旧坚持拍,直播的人气也能稳定在三万到五万,夫妻俩在馅饼家族主播序列里不是人气高的,是最稳的。

开春火了一个‘黑白双煞’组合,焦阳和岳子龙以吃自助火起来,成为全网公认吃饭最香能够带动看直播人也胃口大开的新晋网红。

岳子龙在苏辰的建议下,给家里汇了十万块钱,直播赚的,仅仅几场来自馅饼家族那些老板的捧场,赚的就不止这些,苏辰不怎么给他们刷,别人知道了这特殊的关系后,都愿意对他们照顾一二。

伴随着乐乐的大环境发展,越来越多的主播火了起来,平台的流量大,能够容纳的网红也就越多。现实当中越来越多的机会,也让网路红人们生存空间增大,并且在现实当中学习的越多,网络上创新的东西才会越多 ,能够继续在网络红下去的概率也才会增加。

一个多月的时间,燕京彻底热了起来 ,从刚刚解冻到单衣单裤,只是一个多月的时间,苏辰无比幸福的享受了这一个多月 ,岳子清偶尔来燕京;夏甜是那种你不能天天见,隔了十天八天看不到会想的类型;兮兮则是你什么时候找她都不会失望。

每天苏辰的任务四个字——吃喝玩乐,燕京什么必吃榜,什么好评榜,如无特殊事,每天都会有一餐是在外面吃,在外面喝某一种酒好喝,紧接着会在网络上扫货,特别少的则会让克洛德帮着去订,一个多月时间,在房子的小酒窖上,不再是摆设的酒,全都是苏辰喝过且喜欢的酒,一瓶瓶一箱箱的摆放着 。

偶尔开开直播 ,上线玩游戏的第一件事,肯定是组织人揍狂族天狼或是狂族的人,自从郭永盛帮着打官司应了狂族,让狂族赔了很大一笔钱之后,双方的怨结深了。

丁海成那一次谢罪酒没有落了面子之后,回过头来和王连春联手,送了苏辰一份礼,也算是自我洗白,之前苏辰继承遗产的消息,突然之间爆发,背后是狂族的推手,是他们联系了几家网络媒体详细予以报道。

更没的说了,游戏里追着狂族打,从一区打到二区,从二区打到新开的三区。

娱乐直播和游戏直播专区,也是追着狂族打,每天胜子等人没事,带着躁动不安的好战粉丝们,疯狂屠屏狂族主播的直播间。

相关阅读More+

快穿忠犬养成计划

辰熙战泸涟萧妖

盛世淑女

阴天神隐

在我成为创世神之前的日子

轻弹烟灰

二次元入侵漫威

只有我知道的

仙武狂徒

木子苏V

穿越之今生无悔

陈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