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辰的一句话,引得老大邱子豪和老六范东升尽数躁动起来,语音是一条接着一条 ,也不管几秒钟就断句别人听了会否方便,短短几十秒钟时间 ,两人分别接踵而至五六条信息。

玩游戏嘛,多多少少都有那么点抱大腿的想法,找一个好一点厉害一点的行会,在游戏里也能免了许多被人欺负的过程。不过他们俩只能算是狂族的外围成员,连名字前缀都不是狂族,前两天还商量着重新练个小号,正式以狂族前缀为名呢 ?

狂族建立行会,加入其中,以狂族自居,如若是一同玩这个游戏的,多少是带着一点体面的。

可跟馅饼家族一比,这差距就来了,眼看着沙巴克行会战开启了,昨晚那一场大战,既是火气,也是预演,不然也不会整整打了一夜。

狂族完败,狂族天狼跌落神坛 ,今天一天都未曾上线重新打造装备。没有装备,他已经直接从全区第二人的位置上掉落下来,其他一些土豪玩家,都已经开启了打造装备的模式,武器幸运9,已经不再是专属于几个人的顶级装备,有钱人还是多。

能让平民玩家接受的,武器幸运9不是一次打造永久使用,昨晚那一场大战 ,商城祝福油的销量都暴涨几倍 。

邱子豪和范东升对狂族实际没有多少归属感,只是目前馅饼家族的帮会不随便加外人了,听闻寝室老三有这样的话语,先认为是吹嘘,后觉得若是真的,也可被照拂一二。

游戏吗,才开服半个月时间,无所谓忠诚之类的。

“什么游戏?真那么好玩吗?”老五焦阳发来语音?他看到群里热火朝天的聊,生活的一成不变让他那颗心也跟着躁动起来。

“真挺有意思的?我和你们二嫂在蜜月途中?稍有空闲都玩,昨晚我俩可是看热闹看到了三点多?馅饼老板是真狠,你们可能不知道?玩游戏都是小儿科?人家是正儿八经的神豪,在乐乐年度上,刷了好几个亿……”二哥付强也跑来凑热闹,这一下大家才知道?老四宋贺没时间玩天天加班?却也知道这游戏如今小范围的凭借着情怀口碑火了起来,也就唯独老五焦阳,连听说都未曾听说过。

“不过游戏而已,我还有一些装备,待会上线哥几个看看分了。”

苏辰的一句话?顿时群里安静了,只余下几条各自游戏id名字?便都进入游戏之中。

苏辰有两个小号,一个装东西?一个从兜里掏钱少充了一些 ,正常多以离线练级的方式升级?级别不高?却勉强可做另一副面孔?到是登录游戏后 ,被老大几人嘲笑了一番,几分钟后又被哥几个奉为贵客,玩笑间的阿谀奉承一大堆,老三大气,老三够意思,老三威武。

现实中,千把块钱当换不来几人的这番捧高奉承,游戏中却可以一些装备,得到他们好朋友之间无伤大雅的谄媚恭维。

游戏之中,这一天纷争不断,pk也是处处可见,两大家族帮会彻底撕破脸皮,除了偶有其他玩家从中捡了一些便宜外,双方的损失都不小,苏辰将自己小号里一些装备拿了出来,分发给昨晚爆了装备的帮会玩家,又组织了三个精英团队,由他做开路先锋,在晚上十点开始 ,带着大家扫了三个小时的boss,期间碰到狂族公会是杀无赦,碰到其它玩家也并没谦逊退让,固然名声弄得游戏不好很可能成为全服公敌,但这毕竟是游戏……

游戏之中,所谓孟尝君侠义之道,有之,但更多的还是爽利,什么事都要谈 ,什么事都要让,符合一些既定利益者的利益,对多数普通玩家却并不友好 。

馅饼家族不说人人喊打,也有一些小号在外面被欺负,总体而言核心玩家却喜欢这份霸道,我们玩游戏,赚钱、取乐、消磨时间是一方面,霸服则可算得上是终极梦想,纵然这过程是以蛮不讲理的霸道来推行,大家想到的是终有一天,再无敌手,那从练级到打宝,都会进入到真正的我们做主模式。

苏辰从没有想那么多,也没指望着游戏赚大钱,只当是娱乐,也当是‘你辰哥’开直播的一个由头,我不割‘韭菜’也依旧可以开直播,馅饼家族的人每天都哭喊着老板开直播。

神豪老板开直播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当这样一个认知深入人心之后,也更便于苏辰的‘网络照进现实’计划的展开,更何况每天还可以得到一些礼物,他可没觉得直播间得到的礼物算不得什么钱,不割‘韭菜’随便哪个投喂的主播过来玩,进屋还不意思意思啊,这要是放在两个月前,便等同于‘网络照进现实’的康庄大道。

年度并没有养刁苏辰的胃口,再者像是大林子这样的主播玩家和一些土豪玩家,也开始被吸引进入游戏,跟随着馅饼老板的脚步去挣扎沙场,游戏里一统天下的感觉,也可满足这些喜欢在网络上找寻乐趣的人莫大的成就感。

凌晨一点,狂族天狼上线,重新开始打造装备。

不骂了,也不打了,但整体而言敌对的状态还要持续下去,只要有带头大哥在 ,狂族暂时就垮不了。

苏辰关了直播,礼物收了两万多块钱的,现在的他不急于从后台提现了。

关直播,也开始打造装备,不开直播就是免于自己运气不好成为对手嘲讽的理由。

关了直播,那就纯纯是拼钱了,我只要有钱,哪怕运气不好,几百万才刷出一个好属性,最终的结果比你打造的装备好就可以。

既然敌对了,游戏也无所谓别的,有个对手,也是刺激玩家能够增长游戏乐趣的方式,狂族天狼那么愤怒也只是叫嚣放几句狠话,也没脏话连篇的失去基本素质,苏辰这边则更是少言寡语,他又不缺网络上的互动,还需要在游戏里天天聊天去排解寂寞 。

现实里他源自于身体素质的改变 ,开始对民间体育项目有了更大的兴趣,章嘉杰孙铁军等人也将她拽入了自己的圈子里。偶尔需要‘红袖添香’了,关月和石雨柔随叫随到,彼此关系决定了她们可以独立却没有限制质疑苏辰的资格。

网络上就更不必说,小药药和喜儿全天候二十四小时陪伴,尤其是小药药,自从选择了不去担心会有一些影像资料被对方拿到之后,那每天就变得更加狂放,都不再是福利照片和福利视频之类的 ,是红果果的挑逗,其百变的造型模仿,放在这里杀伤力更强。

苏辰的宅,是选择享受他觉得暂时还舒服生活的宅,以前没多少钱,上大学是跟寝室的哥们穷快乐,步入社会之后连穷快乐都没有了,为了生计而去奔波,用‘苦熬’二字不算为过。

现在一切好了起来,他也知道这世界上享乐的事情一大堆,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网络上的猪跑,但他现在还沉浸在这样的享乐氛围之中。

几千块钱的顶级和牛,父母是愿意吃,自己也乐意吃,却总比不过两瓶茅台几盒好烟一桌家常菜,让父母招待亲朋好友所带来的快乐。

为什么觉得公寓比别墅舒坦,这里是他自己的小空间,该有的东西都有,吃喝玩乐一样不缺 ,每天早上他都是以笑脸迎接朝阳 ,舒舒服服的抻懒腰起床,这滋味可不是突然之间贵族生活可以媲美得到。

更何况 ,网络上的生活,充斥着美好的滋味。

屋内灯光调暗,以眼睛舒服的强度为准。

床头柜上,一杯温热水,一般躺下来之后苏辰不大抽烟,他不喜欢躺在床上抽烟,偶尔玩高兴了,要么是在沙发上,要么是拿着手机到厕所去抽烟,如同很多人一样,厕所四件套,进去就不出来 。

慕斯的床品,符合人体工程学的靠枕,让他每天有很多时间是选择靠躺在床上玩游戏、刷短视频、聊天乃至看影视剧。兜里的钞票不足,外面的事业不丰,这就是典型的无能之辈,反之 ,则是坐拥万贯家财的安稳二代子弟行径——该吃吃该喝喝该花花,不出去给父辈祖辈惹事,纵然没得才能做个富贵闲人,最终也会落得一个旁人开口夸赞有良好家风的评语 。

屋内温度适中,屋外朗月繁星,苏辰喜欢居住高处,尤其是四周并无视线阻碍的独高 ,不用去拉上窗帘,躺在床上随时望向窗外,都可看到深邃的夜空 ,如若是雪天,那漫天飞舞的雪花 ,也会给这静态的夜景增添几抹狂野 ,看着舒服,视线有延伸的感觉,不至于抬眼望去是分割广阔天地和闭塞空间的窗帘 。

找好最舒服的姿势,遥控器将前几天刚刚装好得一套顶级音响打开 ,音乐的声音没有调整很大,刚刚好萦绕在耳旁,使得整个环境不是夜深人静下的孤寂幽暗。

苏辰不懂音乐,他只是尝试过播放流行音乐,在这样的环境下,格格不入,无关乎声音大小的刺耳。

相关阅读More+

北辰风雨

星小河

武侠大召唤系统

不言不在

擦掉的灰尘

顾宸wz

最牛首富

玲珑木

职场新生

一夜盛夏

真理在我的法术射程之外

东土大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