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系统绑定者苏辰通过网络赚到一百万,特予以现实奖励。”

“奖励万家隆超市30%合伙人股份,系统予以合理化合伙人股权变更事宜,系统每个季度赠送万家隆超市真实财务数据。”

万家隆超市,是苏辰家乡所在县城的一家私营大型超市,在县城占有一席之地,生意红火,客源稳定,地段黄金。

乐乐系统后台私信再次到来,两条信息,一条是财务报表信息 ,以普通人能够看懂的简单明了方式呈现;一条是整个万家隆超市的深层信息,以及系统合理化的合伙人股权变更方式 。

财务报表很贴心,直接就是大数据,没有复杂的,去年第一季度的销售额以及所有的开销,最终的盈余,第二季度第三季度,一直延续下来 ,清晰明了可让苏辰知道,这超市赚了多少钱。

由于是小县城的一家单独买卖,不能如同正规公司那样我只要有法律效应的股权证明就可以享受股东权益,能合伙做生意的,至少也是朋友关系,即便其中一个要变现或是其它什么原因退股,赚钱的生意肯定是要优先给最初的合伙人,越小的地方越小的范畴人情世故的力量就越大 ,若是大企业,只要没有明确约定其他股东具有优先回购权利的,作为股权拥有者,爱卖给谁我就卖给谁 。

系统给安排的合伙人股权变更方式,合情合理,也贴心的想到了苏辰在县城一直以来的很普通身份。

万家隆超市是三个朋友合伙开的 ,一人30%股份,其中一个人负责经营,单独享有10%的股权分红,一旦未来超市有大的变动,譬如说出售不再经营,所有还在账目上的钱,那经营分红的10%所能体现出来的价值,经营者拿5%价值,剩下两位合伙人各拿2.5%。

其中一个合伙人股权变更为苏辰所有,如何变更对方又得到了什么,系统没有给出解释,到是给其他两位合伙人一个解释,这位合伙人的孩子在燕京闯了大祸,需要用钱,苏辰在燕京购买了这股份,给出的高价是远远溢出目前超市的价值。

作为合伙人,如此‘不告而别’有些不好看,那10%股份里属于他的都不要了 ,赠送给两位合伙人,算是一点点补偿,并且在苏辰的新合同里有了比较清晰明确的说明,如果他未来要出售股份,必须优先售于两位合伙人,也算是给合伙人一个交代 。

苏辰能够明确感知到,在自己成为万家隆超市的股东之前,直接系统干预是以不可抗力完成一系列的操作 ,从系统的诸多设置也能看出,当自己成为股东之后,系统给出的‘保护’资料已经很完善,接下来如何经营,你是成为好的合伙人,还是被人家给踢出局或是出现别的事,那是你自己的事,系统能给你的,都给你了。

超市所在的商业大楼,签订的租赁房屋合同是大长约,不用担心房屋产生的一系列问题 。财务报表明细也出来了,超市每年赚多少钱,清清楚楚,你如果只当一个甩手掌柜,那每个季度参照这个表格去看公司给你的账目就可以;如果你想要重新安排一名财务人员让自己在超市有属于自己的声音,这份表格也能让你的财务人员不至于被架空 。

虽说个人的生意方方面面制约少,苏辰又是门外汉,可能完全被架空或是被人搞小动作,但好在超市也不存在只针对他一个人的小动作,要么是大家一起赚钱,要么出大事大家一起倒霉,真要有一些财务方面的小动作,一个季度他就可以看得真真切切。

越看,苏辰越觉得系统是真的牛啊。

三次在乐乐上提现,第一次28万,第二次30万 ,第三次128万 ,过了一百万的额度距离二百万也不远,那系统给予现实奖励的台阶是多少,一百万之后是二百万,还是五百万 ,或是一千万?

现实奖励股份,让自己拥有实体的生意,现在只是一个超市的股份,未来呢?良好的循环注定未来雪球会慢慢越滚越大,未来可期。

苏辰足足用了两个小时,来看系统发过来的信息,包括这些信息里面附带的万家隆超市核心的一些信息。

在屋内来回踱步,脑子里胡思乱想很多东西,包括自己只身前往是否合适,包括如何与合伙人在一起共事,包括拥有超市后自己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姿态?

想的很多,乱糟糟,但这只是抑制兴奋的一种肢体表现,不管以后超市那边会否出现问题,一切都是白得到的 ,现在苏辰整个人就是兴奋,去年万家隆一年所有的开销,年度预留、设备更新、员工开支、房租水电等等所有都结算之后,一年盈余净利润340万 。

他兴奋的,不光是自己一年能得到这些钱,更有实体生意所带来的掩护身份,现在只是一个超市,谁敢说以后?

跟父母,跟亲属,跟朋友,乃至未来有朝一天,‘馅饼老板’从网络走到现实,这都是结结实实的一大步,就跟他的‘网络照进现实’第一阶段胜利一样,对他自己的人生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私信之中的内容看完了,关闭之后,手机响起。

“苏辰先生 ,你好,我是万家隆超市的合伙人,我姓孙,明天想约你见一面 。”

“呃,没问题。”

“那明天上午十点,我和老周 ,就在超市大门口等你。”

“不用孙总,我自己上去就行。”

“呵呵,不必客气,见面聊。”

“好,见面聊。”

“再见。”

“再见。”

挂断电话,苏辰点了一支烟,坐在飘窗位置,拉开窗帘,窗户打开一点,今晚外面不冷,看着外面的万家灯火,他也在思量明天见面的事宜。

按理说,让父亲来是他这边最恰当的选择,尽管父亲身份就是个农民,这些年在外面也交了一些朋友,也是见过一些世面,场面上的事情也能够摆弄明白。

苏辰在考虑,如果暂时不告诉父亲,自己是否有更好的选择。

告诉家里的弊端就是需要一套完整的解释,刚拿回家二十多万 ,要说在燕京跟人合伙赚钱,还可信,可一下子成为万家隆超市的合伙人股东……

一支烟燃尽,烫手的感觉让他从沉思中转醒过来,嘴角带着一抹自嘲的笑容,苏辰啊苏辰,你在怕什么呢?或许这就是所谓的越长大看得越多胆子越小吧 ?

对方是能吃了你?

还是不承认你的合伙人身份?

亦或是使用一些手段将你踢出局?

各种想法都有 ,将这些想法都踩在脚下的念头就一个——这才是第一个,以后会更多。

不过是见一面,想那么多干什么。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真若是对方贪得无厌狼子野心的嘴脸露出来,家里面虽说没有什么大人物 ,可这亲戚网络真要是铺K县城小也有小的好处,谁也不会直接将事情做绝。

“叮咚!”

门铃响,苏辰透过门镜看到一名穿着快递员服装的男子。

“这都十点了,送快递 ?”

问了一句 ,顺势打开门。

“您好,加急快递,请您签收一下 。”

“现在服务这么好了吗?这么晚了还送快递?”

“公司特殊加急的快递,我也不清楚。”

苏辰摇摇头,签收,关门 ,拆开,随即明了这所谓的加急。

系统老大在,还有什么是不合理的事吗?一份股权合同转让书,一个U盘 。

U盘内容,原本合伙人的资料信息,以及一份有着‘苏辰’在的双方交易现场视频资料,签字,打款。

苏辰本就不是个胆小的人,只是在社会上工作历练了几年,学会了什么叫做低调不被社会暴打,谨小慎微一些不是错,想得多错得少。身在家乡的几分底气和来自系统的神通广大,让他对接下来从一个无业游民到一个年入百万超市股东的身份转换,不再多方思量。

“一年才一百万,不过是小生意而已。”

是啊,不到一个月,赚了接近二百万。

是啊,心情大好,到网络上,这一晚苏辰就刷出一千多万,小药药、大熊宝宝和棉儿,分别刷二百万。

所有来‘回礼’的主播,差不多都是四五倍以上的礼物返还,没有人不在线,即便是之前没有开直播 ,看到馅饼老板开始回礼,也都纷纷开直播,没别的目的,等老板来,等人气。

唯有一个大熊宝宝,她是苏辰转到最后,人家以每天正常直播时间开播。

“你们这帮小子太坏了,下回别刷了,我可还不起。”苏辰打字这么说,完全没人相信,主播们一个个是乐开怀,他们选择对了。

老丁很憋屈,不过庆幸的是自己刷了几万,不至于丢了老板,只是看着那些人都得到那么多的礼物眼馋,这馅饼老板是真有钱,在他直播间看着主播们刷礼物那是不解,到他出来刷礼物那就是肝颤了 ,太有钱了。

最憋屈的是那些没有刷礼物的,在今晚的馅饼老板逛直播间活动中,直接被无视,他们都已经上了苏辰的黑名单。

PS:感谢起个昵称真难的五千赏!感谢andy陈的打赏!

相关阅读More+

银河武装

钓人的鱼

妈妈,请继续爱我

繁华如画.

路过世界的都是明媚

紫金雨林

请容罪妾回个蓝

趣悠悠

山神的悠闲生活

镪强

老师请正经

长天一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