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老板的悄无声息,也让看热闹的游客们无奈散去,没看到热闹挺遗憾的。

不对。

离开的人突然意识到,我们怎么也如此轻描淡写的对待这件事呢 ?是因为受到了两位老板的影响吗?

一边两千多万,那是钱,那不是斗地主里面的欢乐豆。

不到三分钟刷出来,没有奖项,没有荣誉,只是一场惩罚不过歪唱一首歌的pk,这钱死的,绝对比赵四他爹还要惨。

这么大的事,我们怎么那般的无动于衷?究其因由,看多了两位老板的疯狂消费行径,早已习惯,似乎这就是刷了两万块钱一样,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

豪气冲天七哥成为了笑话,一夜之间掉粉近百万 。

钱老板荣登神位,一场pk输了,却没人认为他输了,匆忙之间 ,没有任何准备,就是凑巧pk碰到了,那就刷吧。

一次刷出两千万,没有时间给你去充值,拼的就是后台储备量。什么级别的有钱人,乐乐后台会充值超过两千万,还是没有任何大型比赛的时候 ,那意味着什么 ?

意味着老板充值这些钱,是准备要刷出来的。存在兜里的两千万和刷出来的两千万,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

可以说,钱老板pk输了,却得到了比以往更大的名气,奈何主播们并不太买他的帐,整体的热度并没有特别高。你再有钱,只在莱宝一个人那里刷,没出来给我们刷过 ,纵然你是百亿富豪那与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又没在你身上赚到一毛钱。

充其量是为了满足游客粉丝们的心理,我们明面上尊重尊重你也就是了 ,你这样的神豪,在主播的眼里其实真就不如能够一个月为其刷三十二十的小游客。

主播这里不买账,有人买账。

公会买账 ,曾经被‘天上掉馅饼’踩在脚下的那些主播和土豪买账,他们刷不过,现在出来一个能刷的,能不能成为我们的领袖,带领着我们一同与馅饼家族战斗 ,再不如此,馅饼家族再度壮大 ,以后谁还认识我们。

大批量的人通过各种关系联系‘钱老板’,结果发现除了莱宝之外竟然没有第二条渠道,这位‘钱老板’从建立id玩乐乐开始,就只是在莱宝一个人的直播间,也只给她一个人刷礼物,没有出去给另外一个主播刷过礼物 。

第二天胜子跟苏辰汇总这些信息的时候 ,钱老板的回应来了 ,就一句话:“自己玩自己的 。”

顿时一片唉声叹气,难道如今这么大流量一统江湖的乐乐就没有一个能够抗衡馅饼的大佬,竖起大旗带领大家对抗逐渐强大的馅饼家族?

小达是聪明人,甚至可以称之为聪明绝顶,从年度开始他成了舞台上彰显‘天上掉馅饼’强大的垫脚石小丑,他始终就没有任命,我打不过你,我也要蹭你热度 ,豪气冲天七哥这一波是有小小失误,也是误认为对方真的有那个实力想要玩网络,结果是一个盲流子。

现在,他又看出了门道,没有贸然的如同那些人一样登门拜访,而是开始加了莱宝的好友,以前辈的口吻聊天,传授一些经验 ,让对方少走一点弯路。

如若钱老板真有那个实力,小达不介意多一点时间,慢慢让大家站在一个阵营,到那时才是他的反击开始。

………………

乔迁之喜之后,在县城这方水土,苏辰其人也小有名气,俨然是这城市的名人。

与章嘉杰、孙铁军、周良等人越来越熟络,每天大家都聚在一起,或是一起喝茶聊天,或是一起打打麻将,这些人也开始有意识的将身边圈子介绍给苏辰 ,主要也是外面的人很想认识这位颇有背景和钱的青年才俊 。

从商人到江湖人,再到官方的人员,苏辰几个股东身份足以让他踏入到县城的圈子。

打台球、打羽毛球、游泳、打篮球,这些运动跟滑雪一样,流行在以运动塑造好身体才能更好赚钱和工作的圈子里,好的身体素质让苏辰很快就成为这些项目老板大人物们一起玩的重要成员之一。

现在苏辰每天可忙起来了 ,早上起来运动运动,或是到外面跑步,或是在家里跑步机跑一跑。

洗澡洗漱出门,销售中心坐坐,孙铁军的小额贷公司坐坐,喝茶聊天,他以前还以为都是喝酒才可以迅速拉近陌生到熟悉的关系,跟这些人接触之后才发现,白天坐在一起喝喝茶,聊一会儿 ,这个过程是增进彼此关系速度非常快。

短短时间 ,给这些人打电话或者接到这些人电话,成为了苏辰生活中非常普通的组成部分,接电话的语气也是越来越随意 。

这期间他也去拜访了魏雷 ,只是简单的认识了一下,在办公室里聊了一会儿 ,苏辰就告辞离开,双方彼此的关系还只停留在认识的层面,魏雷可不会傻傻的跟苏辰去拉近关系 ,明明有机会也会很刻意的故意拉远,这个拉近的桥梁只能是来自省城顾家 。

到是大斌子,两次到售楼处,跟章嘉杰苏辰一起吃过两次饭,越是成功的江湖人士,表面上的个人形象人设会更为随和,不会一天喊打喊杀,甚至不太熟的人,你还会觉得他很随和 ,跟谁说话都很客气,完全不是想象中江湖人的模样。

在这样的圈子里游走,苏辰不说如鱼得水也称得上是成功融入 ,每天的安排也越来越忙,本来大家晚上打打牌,九十点钟就回家了,下一辈章宇这帮小年轻,开启了邀请辰叔的模式,这就让苏辰的生活更忙碌。

白天平辈论交的,晚上他们家的孩子都冒了出来,苏辰不过二十八岁,也正是还没有玩够的年纪,以前没机会玩,现在是撒欢的玩 。

当你融入到这县城的圈子里就会发现,你到哪都能碰到熟人,县城内酒吧就那么几家,ktv也就那么几个,每天都在给别人买单和被别人买单的过程中去消费,有时候一天下来发现自己一分钱没花,回家还有点不甘心的感觉;有时候发现一天吃饭买单就七八回。

在这过程中,县城的小丫头们,苏辰认识了一大堆,他是叫不出几个名字,但她们却都能牢牢记住他的名字,最后弄得他晚上都不出去玩了,安安静静的找个地方 ,跟几人打打麻将,玩个两三个小时,回家享受生活。

不然出去的代价太高了,这帮小丫头是真往上扑啊,到一个地方,你来敬杯酒,我来跟你喝两杯。短短半个月就让苏辰对喝酒这件事产生了抗拒,好几次回家之后都是抱着马桶呕吐,红的啤的白的洋的,偶尔还得来点烧酒和清酒。

我还是跟这帮‘老年人’一样的生活节奏好了。

十二月份的上半月在不知不觉间悄然流逝掉,苏辰也完成了在家乡亮相登场的过程,也不出头跟谁抢风头,生意也都是跟别人合伙,省城有跟脚,燕京也有背景 ,年轻人不张狂,谁与之相处都会觉得很舒服。

亲朋好友乡里乡亲凑过来的人更多了,冬天找点活儿干,赚的多少没得挑,能够稳定最重要。

不管谁出来 ,都想着能够有个照应,尤其是年轻人不上学 ,想要跑到社会上历练历练,家里安排要么学点技术,要么找个班先上着,这种情况家里肯定都希望孩子出去能够有照应。

苏家,就是这中心点。

苏铁牛不曾聚集这些人惹是生非,但也很早就告诉大家,互相帮扶有个照应这不假,你们要知道是谁给你们提供了这些工作岗位和人情关系,谈不到让你们去流血卖命,但不能忘本。

十二月前半月,别墅这边光是收到的鸡鸭鹅,就几十只,吃一些冻一些,送人一些。超市、宾馆、售楼中心的食堂,苏辰都让人送去过给大家改善改善中午的伙食。

………………

“走了爸妈,真不用带那么多东西,缺什么少什么到那边买。”

看着父母还在找寻着需要带走的东西 ,苏辰赶紧拦住他们:“再不走,时间可来不及了。”

“走走走,好了好了 。”

飞往鹿城的航班,要么需要赶早去机场,要么到达已经是后半夜,打折机票多,很多人都会选择这个时间段的航班。

苏辰选择的是下午的航班,晚上八点多到,直达,买的商务舱全价机票,同样是飞往鹿城,花一千多能到却要花得更多,从时间和直达再到商务舱的改变 ,万元左右的机票,他都没敢跟父母说 ,不然以他们的想法,都一样在天上飞,花那么多冤枉钱干什么。

在东北严寒的天气下过了五十多年的冬天,苏大龙和杨敏从未去过鹿城,冬天穿短袖的生活,他们也只是在电视中看过。

“儿子,你说我应该不应该将那个防晒帽拿着,我看天气预报了,那边三十多度呢。”

“儿子,我和你爸身上这厚衣服怎么办?到那边下飞机不得热吗?”

“儿子,完了,我忘带泳裤了,时间赶趟不?回去取一趟吧,我再拿两条烟 ,听说那边没有咱们抽的烟。”

“儿子……”

“儿子……”

相关阅读More+

欢迎来渡劫

女友力满级

鼎天力地

范晓莲

氪金女仙

章子房

王者

秦尘林心柔

闪婚蜜爱:腹黑老公盛宠妻

骷髅喵

疯狂升级

江东孤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