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被扣下的那些人,双方谁也没提,不管受多大的伤,都在医院住着呢,说是扣,庞继祖和苏辰不提,丁海成直接安排人缴纳医药费,治好伤的正常出院即可。

丁海成其实上午就来了,先见的王凯,当着王凯的面狠狠呵斥了儿子几句,弄得本就是小辈的王凯,连忙阻止丁叔叔。人情是落下了 ,王凯也顺势将庞继祖和苏辰的事情介绍了一下,也坦言,早上就联系了辰盛律师事务所的郭永盛律师,对方以高价接下了自家的官司。

他提到‘高价’两个字,丁海成就明白了,人家这是有自信和底蕴,让高价赚你钱的行径,还能让你欠人情。

欧祛雅的股东 ,恒璟药业的第四大股东,辰盛律师事务所的大老板 ,老家是东北的,在老家那边还有一些无足轻重的小产业,家庭关系清晰不复杂,清晰到你都找不到是假的痕迹,这也让人更加忌惮,苏辰的背后到底站着谁 ?

那样的欧洲老牌管家,他什么不需要做,人在,已经说明很多问题。像是蔡崇梅和庞继祖 ,已经找一些特殊的关系到欧洲去扫听克洛德 。

伯德·加西亚的存在 ,用不了多久便会登场,以他一个老牌欧洲贵族的底蕴 ,也足够维护当下的苏辰。克洛德手中掌握的那些人脉关系,九成没有价值 ,他一生人脉关系的一成,也足够形成一个保护 ,系统之安排从不会是无端放矢。

之前苏辰还觉得直接给股份和继承遗产差别不大,一些物品之外也就是克洛德和苏天养值钱,后来他才慢慢想明白是怎么回事,遗产,可不只是钱,不只是物,不只是人,还有潜在的隐形的资源,也会让他一并得到,用与不用、怎么用,全凭他做主。

能用出多大的价值,也看他的能力。

对丁海成而言,是很忌惮苏辰的,来的姿态摆得十足,他不认为一个网络主播是障碍,想要报复的方法很多,直接动手只是最低端的方式,看似直接有效,也容易留下一些尾巴,不是他的风格。

他来,放低姿态,吃顿饭,只是不想无故招惹敌人,为这么点小事也不值当,如果只是对方恰逢其会管了这件事 ,大家坐在一起聊一聊,不用谈事也就过去了,那个主播,自然有的是办法收拾,人离开燕京都不要紧,网络上想去泼点脏水也没太大难度。

知道苏辰年纪后,丁海成专门问过儿子,这苏辰和那个小药药的关系,丁子鸣也就是天涯支支吾吾的说出来,气得丁海成真想扇他几个耳光,竟然是网络上的争风吃醋,还是一厢情愿,不到两年时间儿子为他花了接近一个亿,车子卖了,外面给他买的房子也卖了,还从他妈手里偷偷拿了一些钱 。

为了今天见人,丁海成没打脸,却是追着儿子,五十多岁的人,一顿飞脚,连着踹了好几脚,这一次,母亲没有维护儿子 ,反倒是在一旁劝:“儿子啊,你怎么这么糊涂 ,你知道一个亿意味着什么吗?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你跑到网上去消费,最后还什么没得到 ,该打,不打你不长记性。”

转过脸对丈夫说:“好在后期也知道了,后来知道投资网络公会了,放在那一年也能有一些收益 ,吃一堑长一智。”

因为苏辰年纪,丁海成担心对方年轻气盛为那个女主播出头,好在坐下来吃饭聊了一会儿,对方表面出来的状态让他安心。

上午,小药药和她所属公会的老板,都给苏辰发了信息,他睡觉,没回复,起来看过之后,简单回复表示知道。

双方,都到此为止。

别提我给你刷过多少钱?也别在网络上带节奏?昨天发生的事也揭过不谈,彼此从此是路人。小药药的公会老板,也不是省油灯 ,谋求网络利益最大化,他发来信息里有对苏辰的诸多感谢,却不见任何实际行动,油滑的网络公会老板形象跃然纸上。

小药药肯定是不甘心的,但按照公会所言,能做一个了结,挺好的,谁也不提谁,以后各走各路 ,以一个弱者的角度而言,自己赚大了。

她比公会方面要真诚多了,也直言为昨晚那点小心思道歉。

饭吃完了,握手告别,苏辰开口了:“丁总,双方,到此为止?”

丁海成脸上始终挂着笑容,看着他,握着的手没松开,几秒钟之后才开口:“苏先生,何必呢?值得吗?”

我们本可以做朋友的,现在非得要交恶吗?

这件事到此为止,是丁海成可以接受的。双方到此为止那也就意味着儿子和这个女主播,无论是在现实还是在网络上,都要如同陌生人一般,连儿子在网络上发两句牢骚都不行了吗?丁海成之前还想着找人在网络上运作一下,运作臭对方 。

几乎是话音落的那一瞬间,双方同时松开手。

对视,良久之后,丁海成点点头:“好。”

转脸,笑容收起,一旁的丁子鸣一个字也不敢说,他看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间好好的,画风就变了呢?饭都吃完了都要离开了,怎么突然间出问题了 ?

笑容没了的丁海成,本来笑的时候眯起来的小眼睛,如今散发着阴冷的光芒,直到上车后才缓缓说道:“没看明白?”

丁子鸣嗯了一声,低下头,在父亲面前他确实没有半点所谓成年人的资本。

对于儿子啃老无能的状态,丁海成其实早就任命了,觉得他不惹事也挺好,自己过几年退休,一家人在一起,也挺好。

赚足了钱,给儿子找一个老实本分普通人家的女孩 ,生两个孩子,如果儿媳妇是别的城市的,我们可以去那座城市定居 ,也可以一家人到风景如画的宜居城市去定居。

此刻,想要发怒也发不起来,叹了口气:“那个苏辰,很自信 ,自信给他一些时间,我必然不会将他当作敌人。要么他强大到我不忌惮不敢因为这点小事去找他麻烦 ,要么他会从我们的视线彻底消失让我无所谓有过这么一小段不愉快的经历。儿子,你说呢?”

丁子鸣脸抽抽了一下 ,咬了咬嘴唇 :“爸,算了吧。一个网络而已,没必要现实里招惹麻烦。”

丁海成看着儿子,最后笑了笑,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你真是这么想的?”

丁子鸣:“爸,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出气 ,没必要的,我乐乐也玩够了,换个名字,打打游戏也挺好,没什么的。”

丁海成点点头 ,内心的情绪挺复杂 ,既怒其不争,又觉得儿子这样也挺好,心善心软,未来自己夫妇俩的晚年生活会舒服,儿子做个富贵闲人也挺好,喜欢玩游戏就玩玩游戏,当父母的,孩子争气成为人中龙凤固然高兴,孩子孝顺安安稳稳做个普通人也不差。

………………

庞继祖递给苏辰一支烟。

苏辰笑道:“我没冲动,只是懒得网络上扯皮。”

有句话他没说,再给我一年半载,眼下这一点点小小祸根,也就算不得什么事了。一个城府很深的江湖老炮儿固然不好惹,同样的,像是丁海成这样的人,也不会轻易做什么,真到了权衡利弊之时,只要自己足够强大,他一定会选择偃旗息鼓。

坐了一会儿两人离开,看着苏辰的车子远去,庞继祖眯了眯燕京,上车之后,给嫂子拨打了电话,简单将这顿午饭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总结:“真要一点不年轻气盛,反倒让我不安了 ,他很自信,很多事不愿意开口,却不愿意真的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这丁海成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来了早早聊一聊,可能也就过去了,还是想要干点什么 ,苏辰直接顶了回去。”

“自信是好事 ,盲目自信……”蔡崇梅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不,我看着不像,苏辰那自信的感觉很奇怪,给我的感觉好像他马上就可再上一个台阶的感觉,我不太明白,还需要再看看。”庞继祖回忆着苏辰刚刚的表情 ,那自信有点预言即将成真的感觉,很怪。

………………

苏辰坐在车里,几分钟没说话,突然笑了,带着点自嘲:“克洛德,我是不是装犊子没装明白,直接上去莽就可以了,没必要等着别人弄一些弯弯绕。”

克洛德:“如果你所说的装犊子 ,是想要简单解决、结果却复杂解决问题的话,我想是的。”

苏辰大笑:“我靠,克洛德,你现在说,你不是故意的,我就信你。”

克洛德也笑了笑:“你喜欢就好,怎么弄都可以,目前的一切还在可控范围,你莫小看了先生给你留下的人脉资源,类似这种小事,十成十的人都会愿意偿还人情,包括恒璟药业在内。”

苏辰自信的笑着:“我明白 。”

可有些事,我不会只靠一次奖励的。

网络照进现实,两个亿。

还差不到五千万的网络收益。

我有那份自信,快了快了 。

吃饭的时候,他接到了苏熙悦的信息,也收到了银行卡的信息,自己的银行账户内,到账一笔2000万的收益,来自于苏熙悦。

他很肯定,这是一笔网络收益,而剩下的目标 ,他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在有需要的时候 ,短期内达到。

一个欧祛雅的股东身份不够,那就再来一个,两亿的奖励,绝不会低于一亿。

自信,不是盲目而来,我真的可以预知大体什么时候,我可以重注去买彩票还能中奖。

PS:感谢锤就完事儿了的万赏 !感谢老猪还是老苏、andy陈、十月轻寒生晚暮、宅书、书友6469、骑蚂蚁看美女、羽情殇、湘书狂的打赏!

相关阅读More+

霍先生的宠婚蜜恋

西街

水月芙蓉

兜里满满

总裁小小妻

小右1号

万能神笔

司马浪

大叔时期的危机

雪九九

无良辣妈

丢失的红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