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隆兴村,与往昔很是不同。

春季的清冷依旧寒风刺骨,家家户户不是打麻将唠闲嗑,而是都在关注着乡道,关注着苏辰的G63和苏铁牛的酷路泽驶入村中,关注着苏家的事……

村中的苏家人,齐聚在苏大龙的大哥家中,两位老人坐在炕上,苏大龙这一辈以他们为中心,分散依次坐下来。

剩下的孙男娣女,或站或坐,聚集在西屋 、门厅和厨房内,也有一些站在院中、坐在车中抽烟聊天。

村中的其它家庭 ,也都是各怀心思,透过窗户或是干脆站在院中、路旁,看着两辆车子停靠在苏家大门旁。

有一些年轻人要走出来,被老辈儿或是妻子拦住 ,不让他们参与到这件事之中 ,甭管最后是谁获利,我们不出头,便没我们什么事,若是强出头,可能会被记恨。

也有一些人,得到了苏家其他人的承诺,明知道距离苏辰太远,真要是老爷子要到了一些钱,大家分一分,千八百万足以惠及到村邻,我家想要开个果仁厂,我家想要包一片山,你们来帮忙,我们一起合伙干。

诸如此类的空头支票,也换来了村民们的口头支持,至少不少消息刚传回来时,大家受苏辰之恩惠尽数站在他的立场。所谓人言可畏既是这般道理,真都是说你们这些人不要脸的,大家也扛不住。

现在好了 ,不出来说话即可,沉默着即可。

等到结果出来,各自奔向适合自己的‘钱’程,一个村住着,真要用点人,知根知底,总好过外人。现在,看最后结果即可。

苏大龙需要苏辰开解,杨敏不需要,她甚至是带着几分‘气’回来的,我看看谁敢欺负我们家老爷们和我儿子,一个个仗着我儿子得到了照顾、得到了不错的活计、得到了赚钱的机会,现在到好,跑来跟我们要钱来了,我看你们谁敢张牙舞爪,看我不撕烂你们的嘴。

农村乡下,彪悍气息弥散在所有人群,妯娌之间打架骂仗都是正常事,更不要说张家李家有个磕磕碰碰,女人一是嘴皮子厉害 ,一是身大力不亏,杨敏身高体壮有力气,身体层面从未吃过亏,说挠谁一脸花,那也绝不会有半点客气。接近三十年的苏家媳妇儿 ,这嘴皮子也练起来了,别的不一定行,真论到拿出泼辣那股子劲儿,很多人看她也打怵。

苏辰始终看着母亲笑 ,笑毛了被骂两句才回应她 :“妈,你放心吧,有我在,无论什么时候都不需要您出头了,咱们安静的做个富太太就好了。真需要骂街,郭永盛和克洛德的口才,词汇量之大,他不带脏字骂人,能把人憋死。论到动手打架,天养能从村东头打到村西头……”

开车的苏天养频频点头 ,还故意右手做了一个壮汉的姿势,引得杨敏露出笑容:“行行行 ,听你的,可说好了,你得护着你爸,他有些话不好说不能说。”

“知道,妈,放心。”

老夫老妻,又是田间地头走过来的,哪有什么浪漫 ,此时,苏大龙挪动了一下放在车座上的手 ,握住了杨敏的手,夫妻俩对视一眼,别看他们嘴上说都听儿子的,接受儿子保护自己,实际上两人心中都已想好了,今天谁要是胡搅蛮缠,他们绝不会客气,不管是哥哥姐姐还是嫂子姐夫 。

在苏辰这里,真的只是小事,他唯一怕的就是父母生活受到影响,昨晚回到家中,看着那么多人等在家里,表面没有说什么,感激也不需要说出口,也不担心未来会有什么大麻烦,自己只要在外面发展的好,留在县城老家这看似不够牢靠的人脉关系网,只会越来越紧密。

有事能够用到他们,能够承他们的人情,不需要苏辰有任何心理负担,每一个人都乐得如此,多少人想要承这份情都承不到呢。

父母不受到影响,那就翻不起什么风浪。

看着屋内早已给留好的位置,看着那露出尴尬笑容却毫不掩饰一双双炙热贪婪眼神的亲戚。

貌似在自己家乔迁之喜时,都未曾真正意义上的人这么全 。

那时候一家肯定至少要一个代表到,今天,除了没成年的孩子 ,家家户户都是齐装满员的到场,或许有心中明白夺不来什么的人,却难以抵御‘万一’的出现,一旦有万一出现,那不在这,岂不是损失大了。

看到克洛德,这些人眼中的贪婪更胜几分,这就是那位身边的管家?他来最好,有什么事当面锣对面鼓的说清楚,都是老太太的晚辈,厚此薄彼我们认了 ,但也不至于一点都不认亲吧,您手指缝流出一点点来,我们的命运便会发生彻头彻尾的改变,凭什么这些好处那么多的遗产都落在了苏辰一个人的头上。

对郭永盛,则是审视的目光,你是谁?你来干什么?律师?还是苏辰找来舌战群雄的帮凶?

面对着亲戚们的招呼,苏大龙还能露出一点笑容点头回应,杨敏则是上炕后直接盘腿一座,目光炯炯的盯着坐在里面的两位老人,她底气足啊 ,现在我们家村里的房子,你们俩住着,每天雇人来给你们烧火做饭打扫卫生洗衣服,以前在老大家的时候,你想晚上看电视能看吗?现在你想看到几点,有人说你吗?

不知足,可别怪我说话难听。

老太太低着头 ,抽着烟,老爷子目光飘忽颇有些神游太虚的意思,他们也是被赶鸭子上架,富贵固然挺吸引人,可现在的生活他们也很满足,并不想因为钱而弄得亲人纷争。

苏辰搭着炕边坐下来,鞋也没脱,里面是一铺大炕,门旁门外就是一大群在这听信的年轻人。克洛德、郭永盛和苏天养,分别得到一把椅子,坐在屋门口的位置。苏铁牛则跟苏辰一样,炕边一坐,抱着臂膀,谁也不看,自顾自抽烟沉默着。

“说说吧,什么意思?”苏辰声音清冷开口 ,视线从每一个人的身上扫过 ,屋内除了围坐的长一辈,在边缘还有一些同辈 ,看得出来,都是牙尖嘴利平时家里有个大事小情,能出来说两句的,也有几个在城里混的。

你看我,我看他,谁也不说话,最后目光集中在了苏辰大爷身上,年过七十的大爷,身体倍棒,一顿能吃半斤肉,能喝四两酒。

“大龙……”

苏大龙摆摆手:“我们家的事,以后问小辰,早在我们进城的时候,家里事就他说的算 。”

给苏大龙打电话能说的话,面对苏辰想要说出来,还有点不好意思,看了一眼身后,城里做保险的女儿苏薇,这也算是个能人了 ,苏辰刚从网上赚到第一笔钱要给父母买养老保险,也是找她。

能说会道,八面玲珑,在过去的苏家也是个人物,平时有个大事小情,也都会找她商量一二,近些年家中一些小辈儿结婚,也都是她作为代表登台讲话 。

不说话先笑,胖胖的脸颊上散发着亲和力,苏薇往前探了探身子,冲着苏辰说道:“大家既然让我说,那我就说说,说错了的,老弟你别怪姐,我们见识也就在这小县城了,比不得你在燕京大城市……”

苏辰直接摆手打断她:“有什么话直说,别绕弯子,我没空听你们扯闲篇,捡干的说。”

摆下这阵势,为了钱苏辰能理解,却不会容忍,更不会毫无反应。

众人脸色一变,有人想要开口说什么,硬生生又咽了回去 ,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 ,面前已经不是那个谁都可以说几句嘱咐几句的晚辈了,人家在外面已经凭借着遗产,打开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遗嘱,遗产 ,财产。

现在所有人都不能听到这些词汇,如同针刺穿心脏一般疼,大家肩膀一般齐,跟那位的血缘关系都一样,凭什么,凭什么他苏辰继承百亿家产,而我们连一点点的边角余料都没有,还要对他卑躬屈膝感恩他的一点点施舍,不,那都不叫施舍了,那是对我们的侮辱,一点点的工作,一点点努力就能赚到的钱 ,是施舍吗?我们还得感恩戴德,狗屁,你分给我们一些钱都是应该的,凭什么我们要去感谢你的那点侮辱。

苏薇做保险的,多年来什么人没见过,更刁难的客户都得笑脸相迎,制怒忍气在她这里都是小意思 。

“好,那我就长话短说 。遗嘱最大我们都知道 ,我们想要确认一下,这份遗嘱是否是伯德·加西亚先生在清醒时候立下?”

苏辰看着她,嘴角微微上扬:“你确定要看?”

看了,可就连亲戚之间最后那点情分都没了。

他没想到昨天还是给父亲打电话,打的感情牌,拿出一点来补偿我们这些亲人 ,你吃肉也让我们跟着喝点汤。

今天就变成了公事公办,要去质疑遗嘱,这也就意味着,推翻这遗嘱 ,他们觉得爷爷作为第二顺位继承人,可以继承财产?

“你们确定要看?”

苏薇哪里敢拿主意,苏辰趁着现场一片沉默之时,又看向了每一个人,你们确定要去从‘根’上质疑我作为财产继承人的资格?

相关阅读More+

你是我的倾心之恋

冰花之语

穿越之无田无泉农女

假忆

云上

烂泥墙上扶

圣武大帝

葛由

毒宠法医狂妃

粉红小狐狸

碧桃劫

心怀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