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停在美容院的门口 ,大门紧闭。

拨通苏熙悦的手机:“你人在哪?”

苏熙悦:“你知道了 ?”

苏辰:“我就在美容院门口。”

苏熙悦:“我马上下高速了,等我马上到。”

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主要影响力还是在网络上,或许运气好,邱静只是个小主播,跟那些被处罚的带货主播一起,处罚一二 ,没太多人关注这件事,这是运气好的。

就怕运气不好 ,线下实体店受到影响,有人看直播,且不是一个两个 ,且互通有无,那就完了 ,一个点爆发……

看到有人去拍打美容院的门,苏辰就知道完了 。

几个小时了,有美容院的会员知道了,刚过来一个人,临街路旁的停车位内,就有几辆车下来人,一看就知道,这位刚来的,车里面那些是之前就来的,还没走 ,在这等着呢。

看似网络覆盖面大,线下只是一个城市一两个店铺,一旦从线下再反馈到线上,事情可就彻底闹大了。

“魏叔,我是苏辰,跟苏熙悦合伙开美容院的人跑了,闹出事了,邱静,19XX年出生,具体资料我让苏熙悦发给你,帮忙找到这个人。”简单明了,宜早不宜晚,苏辰是以最坏的打算来推断此事,他不怕邱静人躲起来,就怕她跑了 ,大过年的处理类似事也麻烦,偏偏处理这类事不能耽搁,网络的速度之快是难以想象的。

魏雷:“好。”

苏熙悦的车子飞速开过来,苏辰下车,对着正在停车的她说道:“马上把邱静的具体资料发给魏局。”

苏天养很少随便说话,此时开口:“再发给我一份。”

苏辰看了一眼他,点点头。

苏辰:“邱静你是联系不上了,现在马上联系店里的人,把门打开,别让人觉得网上出点事,我们实体店就关门了,不要让会员们觉得自己利益受损失了。”

面对着围过来的人群 ,苏辰站在了苏熙悦的前面,挡住了她和车上下来的一男一女。

“我知道大家是在网上得到的消息,确实,邱静也就是网络主播静静吖,她做了不该做的事,但请大家放心,美容院没有问题。真要是你们担心那样,店在这 ,我们省城的人也在这,绝对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上来先声夺人 ,这也是苏辰跟郭永盛学的,错了不是死罪,没必要先把自己放在一个卑微的位置 ,你们不就是担心会员利益受损和潜在每次来使用产品的质量吗?不管是哪一种,我们人在这,态度在这。

“美容院我们信不过了 ,要退卡。”

“没问题。”

“我们要求检查,担心使用的不是品牌商品。”

“没问题。”

“我们要一个说法。”

“没问题,你们不满意,我们不走。”

三板斧的作用是有的,很快店里的人就来了,打开了店门,邱静是联系不上了,她们都怕成为替罪羊,关门回家,得知省城来人了,有个子高的顶在前面 ,她们只是普通打工的,也就没什么可怕的。

“去给大家泡点果茶或是花茶,另外,把库存的商品都拿出来。”苏辰上来安抚住了顾客,苏熙悦也稳住了气息,开始发号施令。

“店里的产品她都没动,我们能看出来,之前她卖的商品,说是在省城拿的,也不让我们过手,我们也不知道情况,上午网上出事我们也才知道。会员们做美容的产品,绝对没问题,都是正品。”

店长的话,让苏熙悦长出了一口气 ,好在这邱静还没有将事情做绝,也是,实体店换几套产品能有多大的利润,她的心思都在网络上,也不信任别人,不敢让任何店员知道她产品的事情 。

苏辰觉得苏熙悦想简单了,看到几名县城的美容院会员情绪平复下来 ,他示意让苏熙悦带来的两名省城人员处理,拉着她到一旁:“你该知道,这件事最大的负面影响还是在网络上,现实中再多的赔偿也没几个钱。”

苏熙悦捋了捋头发:“我当然知道,可我这边没有发声的渠道,就怕人云亦云,网络-暴-力的杀伤力太强了,总部那边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我就算失去代理资格也没什么,可就怕……”

四目对视,苏辰知道她没说出来的是什么,跟他想的一样,就怕被有心人利用起来做她姥爷和母亲的文章。

这个时候,邱静其实都不重要了,魏雷安排人去找,如今整个城市满满都是摄像头,真要找一个慌乱之下仓皇出逃或是找地方躲起来的人,并不难。

“看看情况吧,如果真的传播开了,那你们美容院出一个官方账号解释一下吧 ,邱静网络封杀或是现实承担责任那是她的事,你们只需要做好声誉这一点就可以了,赔钱的事你提前做好准备 ,总部不会承担,至于发声的渠道……”

他是在考虑谁合适,苏熙悦在一旁皱眉道 :“我们也不认识什么大主播,给刷礼物,人家也不一定愿意为此专门给我们的人解释。”

苏辰思绪被她打断:“嗯?啊。找老陈,他是带货主播,这件事他来发声比较合适 ,一般愿意在网络上买东西的,也多少都在他那买过东西。”

苏熙悦 :“那我们得准备多少钱的礼物,才能让他……”

苏辰直接弹了个语音给老陈,那边很快接通:“喂,大哥 。”

“有个事麻烦你,今天有个小主播叫‘静静吖’的,你知道吗?”

老陈 :“我问一下。”

苏辰:“是这样,主播无所谓,主要是背后的连锁美容院,这个主播是美容院一个加盟店铺的合伙人,欺上瞒下的,怨也怨她就是个小主播,名气稍微大点,可能总部早就知道,予以制止,到不了现在出事的地步,怎么抹平对美容院的影响?你开场直播,我让美容院弄个企业公众号,去澄清一下,给予购买者三倍的现金或是商品补偿,我再去那个公众号,放一些直营货柜上的该品牌美容产品,让他们自己去安排人处理,是打折还是现实美容院内会员积分兑换,你觉得怎么样 ?”

“行,没问题。”旁边助理拿来了‘静静吖’事件的汇总信息 ,老陈扫了两眼便清楚,出事的都是类似主播,万变不离其宗,都是类似的贪心不足:“大哥,澄清可以 ,最主要还是要现实中针对这个人的行动,抓到,公事公办,会更有澄清辟谣的说服力。”

现在的年轻人 ,又有几个不看直播,不刷短视频?

充其量我不太常看直播认识的主播少,可老陈这个级别的主播,大家都知道,苏熙悦也听出了老陈那很具有个人辨识度的声音。

最近因为苹果梨直播带货出了大事,面临着被彻底封杀的可能 ,所有的带货主播都消停了很多,老陈都好几天没有直播,苏熙悦也是知道的,这位听到苏辰开口,直接答应说好,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此刻该如何去判定身边的男人,从刚刚见面开始,一路惊喜,

“行,你准备准备 ,我这边安排人跟你联系,你先跟美容院的人沟通一下,具体操作我也不懂。事情涉及到我一个妹妹,是这连锁美容院的省代理,这静静吖是跟她合伙开的美容院。美容院那边尽量控制影响力,别让网络这边烧到我妹妹就可以。”因何出头,什么关系,最佳的处理结果方向,事情说完了,总要跟经办此事的人说一下,这是礼貌,也是让对方有个数,真要是直播时候出现一些节奏或是什么,如何调整引导舆论的方向。

“我明白。”

挂断语音通话,苏辰想了想,又给郭永盛打了一个电话,从法律的角度了解了一下这边的事。

“我知道,正好张恒中午的飞机,晚上就能到,现场有个人,便于沟通。这件事没那么大,像你说的,无非就是品牌名誉,事情都是一个人干的,证据清晰,找到人就可以了,美容院那么多员工呢 。有网络大主播辟谣,嗯,这是好办法,反正你也不是保这个当事人,也无需在意是不是自己将事情搞大了。”

苏辰:“事情闹大不怕,或是对连锁品牌美容院,或是针对邱静个人,都可以,早处理早结束 ,免得被网友们一路分析解读,再被人利用,祸水东引……”

郭永盛:“那这么做是对的。”

苏辰看了一眼旁边的苏熙悦 :“或许这还是一个不错的契机,扩大扩大我这个妹妹的生意。祸兮福所倚也说不定。”

苏熙悦接到了母亲的电话,来的时候愁容满面 ,这个时候反倒有点哭笑不得:“妈,我都不知道我来干嘛了,苏辰把事情都做了。”

“你让苏辰接电话。”

与顾白通电话,苏辰将自己的想法都说了一遍 ,顾白只是不太懂网络上的事,别的事门清儿,对苏辰这一番表现十分满意,方式或许略有显得青涩的地方,但这份态度才是最重要的。

“小辰,你在那边我就放心了,省城这边有我和你叔,没问题。让悦悦跟美容院总部那边联系,别的事,你多担待点 ,她是女孩子,要不是你在,我和你叔叔都准备要上高速了。”

PS:感谢孤星望月 、andy陈、一玖玖舞、不问我、叫我胖子刘、偶是疯子、最终梦谁的打赏!

相关阅读More+

庶女的美好生活

神也无作为

医然是你

水火易容

美漫之最终执行官

青竹伴酒

良缘美锦

玉如梭

总裁您家夫人又跑了

勇气夺回

大周极品帝王

梦回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