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苏辰什么意思?”

郑森文懵了,夏永成和薛成海也一样,坐在副总办公室,坐在郑森文的对面,这两位郑副总的嫡系,也都纷纷皱着眉头,看着孙好汉的直播内容。

夏永成打开面前的文件,上面,赫然是CCC魔影和TOP特效跟乐乐签署的协议,条款没有任何过份之处,且依旧是乐乐和剧组都对两家特效工作室有限制。

“最开始听到他们提及老板是苏辰,我都已经准备要去找寻新的特效团队了 ,明明是来炫耀和示威的,最后竟然选择了不狮子大开口。”

薛成海眯着眼睛笑道:“他是用户,离开我们乐乐,谁还知道他 ,年轻气盛当时来了脾气就走了,肯定有人告诫过他,年轻人不要太气盛。”

郑森文面色凝重,看了看两人:“董事长亲自找过我了。”

夏永成和薛成海色变。

看到二人如此 ,郑森文摆摆手:“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公平公开公正,在同等条件下有些个人偏好 ,这不是什么大事情,我只是有些好奇 ,明明我都要松口了,他那边反倒撤下去了,这个苏辰,有点意思,你们多关注,有事情第一时间来告诉我。”

走出副总办公室,夏永成看了一眼永远眯眼笑的薛成海,不似在外人面前那般冷脸,带着让旁人看到会惊掉下巴的热络亲昵:“师父,你说这苏辰是什么意思?”

客服部在公司的排名,要远远落后于市场部,老好人薛成海大家基本在中高层会议都会忽略掉他,偶有主动找他的,也是让他的客服部赶紧处理好某件事,不要影响他们部门的计划,每一次,不管是哪个部门的总监急赤白脸的过来,薛成海都会笑眯眯的应对,不急不躁不生气,态度和蔼如沐春风,真的哪怕是客服部下面的人没有按时处理好,来人也不好冲着他来劲,直接对下面的人发火。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老郑到不至于犯错误,太想要证明自己,做事有些急,那苏辰年轻气盛,老郑穷追猛打,现在人家来了一个我不跟你玩了,舆论一边倒,他不说,下面的用户会说 ,这个时机,上面不会允许乐乐的形象出现一丝一毫计划外的负面影响。等着看吧,小药药和喜儿的试镜,万众瞩目,她们如果表现的好,那老郑被打了脸,他这点火气,只会扔到王族的身上……”薛成海依旧是云淡风清的模样,老神在在。

这么多年,夏永成是凭借着超强的能力,一步一步走上来 ,而对师父,尊敬有余,能力方面却不曾觉得师父能带给自己更多。可这么多年下来,拼尽全力在最新的大战略项目——乐乐公司内谋得高位,没过几天 ,看到师父出现在客服部总监的位置。

夏永成服气,因为这就是师父的本事 ,看人看事的本事,借此才可用平庸的工作能力 ,一路不倒翁般扶摇直上。

“我们需要给苏辰……”

她刚开口,薛成海就笑了,笑的很灿烂,可在夏永成的眼里却清晰的显露出他真实的情绪 ,他完完全全不认可自己的话语。

“永远记得,在乐乐这家公司,对外,这碗水一定端平。”

………………

苏辰只来过一次魔都,他对这座城市非常的陌生 ,那一次来也只是匆匆一瞥,假期一次寝室里兄弟们的穷游,那时候老六家还没有发家,只能算是中等小康,来这边吃了一顿范东升父母请的大餐,看了看明珠塔,走马观灯的看了几个景点,一行人便前往乌-镇 。

钱能通路 ,一个体育馆,一个酒店,一个车队,并没有需要苏辰为之忙碌什么,时间虽短,高价让一切变得畅通无阻。

连续几天,主播走进自己的粉丝生活,一场场直播很热闹,也让网络上兴起了又一轮的模仿直播,没有完全模仿,聪明如达哥这些人,直接开启了为粉丝圆梦的直播 ,挑选一名粉丝,弄得煽情一点,实现对方的愿望,或是煽情 ,或是励志。

有馅饼家族的粉丝游客去攻击,苏辰选择观看 ,愿意看热闹看一会儿,不愿意看热闹,现实生活走一走。

‘雪中’选角?

当我想通了之后,你们那点小招数,还有任何作用吗?我不投资,不耽误我赚钱,我投资,也没指望赚钱,经典归经典 ,拍砸了至多我不看就是了。

风尘仆仆赶过来的岳子清,一路小跑,还抬头看着接机大厅内的航班信息。

苏辰坐在一旁的休息区椅子上 ,克洛德提前过来总览全局,他这个甩手掌柜才可以悠哉悠哉的拿着一杯星巴克的咖啡喝着,墨镜下,那双眼睛露出笑意,看着询问得知航班到达后拿出手机拨打电话的岳子清 。

“在你左边。”电话接通,挂断,随后苏辰抬起手臂,示意了一下,岳子清才安下心来,急匆匆的脚步缓下来:“对不起,我开会晚了点,路上堵车时间就没办法计算了。”

苏辰将咖啡递给她,还处于正好可以入口的极限温热状态 ,岳子清接过之后,大口的喝了几口。

咖啡,在他俩相同习惯的认知中 ,永远都是趁着能入口的温度,最快速度喝光,绝不会等到温度再降哪怕一点。

没有住酒店,苏天养在岳子清家附近最近的一家宾馆开了房间,苏辰则拎着行李箱,大大方方入住岳子清在魔都的家,一个只能在地段上称得上好的小两居。

温馨是这出租屋内最显眼的特征,一进屋,满满的阳光铺洒进来,三面朝阳,小小的客厅小小的两个卧室,一个不算小的卫生间。

暖色调,绿植 ,搭配扑面而来的个人居住味道。

舒适的男士拖鞋,崭新,在岳子清拿鞋的时候苏辰看到了位于鞋柜下方两双明显是客人使用的拖鞋。

一间卧室,一间用来当书房和衣帽间,整个房子里的摆设不多,格外整齐,没有什么抱枕娃娃之类的,也没有点缀满满的物品,这里的温馨与配饰无关,仅仅是这床单被罩沙发和装修壁布的暖色彩。

苏辰一直知道岳子清是一个心思重头脑复杂的人 ,不管她表现的如何善解人意如何的温柔似水,属于她个人的性格底色,这么多年都不曾变过 。

衣柜内的衣服永远都是叠挂整齐 ,厨房内的碗筷盘子也永远是摆放整齐,客厅小,沙发小,茶几却不小,在她的茶几上,你只能看到一盆仙人球 ,一个置物筐,里面放着电视空调等遥控器,除此之外,你看不到任何其它物品。

如此简洁的布置还能让人感觉到温馨,除了色彩就是物品的选材,用最少最简单的布置,呈现出最温馨的画面 。

“你洗个澡休息一下 ?我给你煮点东西吃 ?”

在卫生间洗衣机上大理石台面的置物篮内,已经摆放好了一整套的休闲睡衣,是苏辰喜欢的睡裤和背心,不是睡裤搭配睡衣。

“不 ,我们出去吃,正好下午陪我在魔都转一转,我还没有好好看过这座城市。”

出去吃是吃饭,只不过在吃饭之前,还有一样东西要吃,面对苏辰的强势行为,岳子清并没有纠结他没去洗澡的事实,任由他,配合他。

岳子清的电话响了很多次,苏辰的电话也响了几次,在他的字典里,断然没有什么事是必须要停下来的,除了单独给父母设置的电话铃声,还有设置的‘密码’ ,真有急事,连续拨打两次,只打一个电话意味着不是着急的事情。

冲澡出来的苏辰,看到的是已经穿戴整齐的岳子清,她看看时间,午餐早过了,晚餐也不远了:“不能陪你吃饭了,你自己解决,我可能晚上要加班。”

再温柔的口吻,也阻挡不了苏辰故意道出另一个事实 :“子龙在家乡投资的矿产,全赔光了。”

岳子清没有去问我为什么不知道,现在自己老弟整天跟着苏辰的团队在一起,零星来自家里人的电话,提到的全都是苏辰,在岳子龙的口中,现在姐夫是天,其他人都得靠边站。

莞尔一笑:“反正他喊你姐夫,我是不管了,你愿意怎样便怎样?”

一个永远温柔却永远试图用她的节奏作为主导。

斗智斗勇,是两人都喜欢的感觉,看到岳子清耍无赖 ,苏辰摊摊手,示意这一次你赢了。

岳子清走到他身边,轻轻一个拥抱 ,换鞋关门离开,门的密码苏辰无需去问 ,岳子清没说就只能是两人都知道的那个,你若忘了,那便别自己进来了,依旧是无处不在的主导。

冰箱内,有很近日期的一些饮品,也有洗好的水果 ,当年苏辰就是岳子清些许洁-癖-的破坏者 ,直接端着果盘,回屋,躺在床上,将客厅的纸篓拿下来充当垃圾桶。

登陆乐乐,小赤、孙好汉都在开直播,进入直播间,还没看清楚画面呢,多人狂放的笑声先一步传来。

“我去,仓姐 ,你这一波必须给你666了,我头一回,头一回看到迎着人家车子正面射击硬刚的……”

PS :感谢男人三十六的打赏 !

相关阅读More+

30岁单身的我37岁就走的你

思绿

一厢思情寄予卿

瘦马放南山

我的灵宠是头猪

李很瘦

我家阿婶不打烊

寒风刺客

妖孽看剑

兮木叶淮

农家喜事之旺门佳婿

莔小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