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不清到底是委屈还是什么情绪,见到苏辰 ,一下子心里有底了,放佛离家的游子终于见到了可以信赖的亲人。

喜儿笑着,轻轻的用湿纸巾擦拭泪水,尽可能不去破坏掉妆容。

“天上掉馅饼送年度个人票X10000!”

“天上掉馅饼送年度个人票X10000!”

苏辰直接给喜儿刷了五百万票,全网画面集结在他一个人的身上,所有公会都停留在观望状态。

要说老板有钱,这些年出现过很多有钱的大佬,可有一个算一个,除了公会的老大或是股东,哪个在年度比赛上一个人‘投喂’一群人?

今天见识到了。

棉儿直播间,也是五百万 。

胜子直播间,五百万。

小赤直播间,五百万。

苏辰的态度用行动表现的淋漓尽致 ,我支持你,不看你现在的名次,我想给你刷多少就刷多少,你还要自己努力,年度不是一个人拼出来的,我可以锦上添花也可以雪中送炭,但我不会承诺你任何一个人,我保你如何如何,至少现在不会那么说。

年度前面的预选赛、突围赛 、淘汰赛,你们也都赚了很多,公会也赚了不少,真到了总决赛要拼,都拿出自己的底牌来。

苏辰其实不在乎这些事,但他需要给自己的‘天上掉馅饼’树立一个形象,如果单纯只是为了‘割韭菜’,那他会刷的更加奔放 ,现在嘛,多多少少还是照顾‘天上掉馅饼’的形象,我可以肆意妄为 ,那是我的钱,你们谁也别来道德绑架我,我不惯着任何人,我来网络就是乐呵来的,谁要是让我不乐呵,那对不起,网络主播千千万。

九月现在完全是一副哭晕在厕所的模样 ,直播时候心态都没了,几次拿起手机给老板发信息,各种低气的言语,各种解释,各种承诺,还不忘主动的发出一些潜移默化的承诺,譬如 ,可以现实见个面之类的。

年度拼到现在,没有大财团的主播,已经完全没有力量继续冲了,能够保住自己前十的位置即可算是胜利 。

九月有野心,她痛恨自己最开始的那一点抠抠搜搜小气 ,为什么就没有跟棉儿一样呢?如果跟她一样,那现在得多么的幸福。九月并不知道的是,她想着的是我可以跟老板多要一些支持,实际上现在稳定的几根‘韭菜’,都懂得老板的心思。

“你别去要求人家怎么做,做好你自己该做的事情。如果你需要老陈和大林子那样的节奏 ,也可以张嘴 ,毕竟今年老板还有一个小号要去打年度,可以跟你互刷,如若不然 ,最后别去要求什么 ,人家老板并不一定愿意听。”

到了小药药直播间的时候,老丁发来了一条信息 :“馅饼老板,还需要互刷的吗 ?我这边需要一千万 ,不知道老板方便吗?”

看到信息,苏辰笑了笑,这老丁还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格局啊,这么多年看似摆出了很大的格局,还是免不了小家子气 ,真都不如自己这个草根崛起的小底层。

‘你辰哥’直播的时候,你去刷一千万 ,然后再发这个信息,我能让你吃亏不?

苏辰打字给小药药:“这个舞你会跳吗?”他指的是克里斯汀在MV里面,吃着蓝色的棒棒糖开车 ,停下车子秀的一段舞蹈。

一整天,直播间内的气氛都相对凝重,‘天涯’也没说什么话,这样刷下去他也挺不住了 。

刚刚看到苏辰刷票,才承认对方是真的现金流大亨,这不太像是搞企业的,更像是能源大亨家族的下一代。

“会!”现在这个阶段,小药药已经为了这个年度投入了太多太多,她已经没有退路,必须要赢。

“你准备着……”说完,苏辰拐弯进入老丁的直播间,他不去跟别人解释是支持还是互刷,到是老陈和大林子直播的时候承认了是互刷,尽管不说为最好,他们聪明啊,这种事一旦让老板背锅,那得是多愚蠢的行为。

论到支持 ,老板肯定是更支持他最喜欢的那几个女主播,为什么给她们刷的反倒少了?老板没解释 ,作为老板的拥趸者,他们需要为老板解除后顾之忧,在直播间也坦言,即便不互刷,老板也会来支持一下,支持多少那就得看老板支持的主播能剩下多少。

两人都说,算计来算计去 ,还是小看了馅饼老板的实力,哪里还需要计算剩下多少,人家完全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这派头,他要专属支持一个主播,全乐乐任何一个年度组,都能够一个单挑一群。

别看总决赛开始,很多组都是一千万票两千万票,公会抽你佣金返回来的支持,自己朋友之间的互相刷,徒弟们给你刷的,这些都是互相的,真正来自于财团的票数,几百万顶天了 。大主播还能收割一波免费票,累计起来,再看贡献榜是以乐乐豆的货币方式计算,谁要是刷一千万票,贡献榜可是一亿的数字。

看着就很多,主播再去洗nao,营造自己背后还有充足的资金,嘴里说的都是几千万几个亿,弄得很多游客粉丝都担忧,我们老大才领先后面的一百多万票,这不保啊,还得多拉票,我们能多刷点就多刷点,还得到处追着老板来给老大刷一点。

一百多万票的领先,很多了,尤其是总决赛开始第一天,各个主播全都抡起了三板斧之后,这个时候的排名,上下相差五十万,你正儿八经的全状态开直播拉票,各种战斗曲,各种战斗口号,各种情绪澎湃,拉上一个小时 ,你会发现这个差距并没有如同一些游客想的那么简单就被抹掉,有可能对方那边拉点票,这五十万的差距还摆在那。

老丁要一千万票的互刷,他都是团队计算好的,如果不出意外,第二天会风平浪静,第三天才会大决战,到时候自己的公会号和徒弟们、公会主播的互刷,能让他有几分底气,来自馅饼老板的一千万票,将会是奠定自己领先的一千万票。

苏辰进入他直播间,刷了一千一百万票,一如在老陈和大林子直播间的方式一样,互刷是谈好的,可我是你们口中的大哥,不至于占你们的便宜。

人设形象就是如此一点点累积起来的 ,苏辰内心也笃定如果不是将‘你辰哥’推到了年度,他也不会这么刷,有那钱玩游戏更香,投资影视剧至少还有个念想,真要几百万上千万的刷给主播 ,看着他们赚着自己的钱,心里也不舒服。

将大家培养成为‘韭菜’,再有小号上年度 ,千万级别在他这里就不是障碍,也给全网树立了一个超级神豪大老板的形象。没发生的事情谁也不好说什么,没有‘你辰哥’,老板还会刷这么多吗?大家都不会做这样的设想,反正现在是刷了,人家给账号里起码充值一个亿,不然不会有这么疯狂的刷票状态。

老陈三千三,大林子两千二,老陈一千一,喜儿棉儿胜子小赤一人五百,这就八千六百万了,按照大家的认知,别的主播暂且不提,最开始得到老板宠爱在其直播间开了帝皇爵位的大熊宝宝直播间还没去,小药药那也还没刷。

这么一想,一个恐怖的数字就出现在很多人的脑海中。

老板今天,不会要刷一个亿吧?

再回到小药药直播间,打字的公屏区域,就开始有人刷出‘一亿饼’、‘亿万馅饼’这样的新外号。

“行走的钞票!”

“行走的华夏币 !”

甭管是不是互刷,后台有这些钱,这就是真正的全网焦点画面。

‘天涯’是彻彻底底服气了,他这一千多万拿出来,基本上也是能够动用的所有娱乐资源了,提车计划和接下来的几个个人消费计划 ,暂时都要搁浅了 。

成也馅饼败也馅饼,这老大开始就给年度弄出了一个不太好应对的局面,到了总决赛,还有这样的实力,不服气是真不行。年度冒出来的几个所谓神豪,在此刻都变得低调了很多,哪怕支持的主播没有跟‘馅饼家的韭菜’在一个组,也不如白天那样豪言壮语了,生怕一个不小心得罪了大佬,这要是来一波狙击,自己刷了那么多钱没得到应有的效果,肯定会被人称之为‘钱都不会花’。

对苏辰,现在的‘天涯’态度变化很大,发自内心将对方摆放在了比自己高几个层次的富豪阶层,不至于怕或是如何,只是单纯觉得自己应该没有什么资本去单独守护小药药了。

不能单独守护,也挺好,此刻如果馅饼老板不来,明天后天的比赛,他心里也没有准谱 ,想的还是很清楚不会脑子一热做出蠢事,可在网络上的威名,必然要因为刷不动而遭受到敌对方的诟病和嘲讽 ,那滋味其实更不好受。

馅饼老板来了,‘天涯’就觉得压在自己身上的那座大山,直接卸掉了大半。

“这穿着打扮,跟MV里面也不一样的。”

馅饼老板又打字了,此时此刻在小药药的直播间,观看人数是一百二十万 ,九成都是被苏辰豪刷吸引来看热闹的游客,都别说年度个人票了,这热度 ,都足以让任何一个主播拼尽全力去展示自己,得到更多的关注 ,让更多人知道自己是谁 ,抢占更多的热点新闻资源。

PS:感谢拔剑南天起、冰--火、一杯孤独饮下肚、书友4002的打赏!

相关阅读More+

煞妃归来之绝杀天下

道未泱

玄幻世界的无敌作者

梨子

庶妃有喜

叶花粥

夫子你学生又闯祸了

导轨

我和神秘男人闪婚了

水道不孤

旧曾谙

乔小夕